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與「在台灣的東南亞人」的第一次親近接觸/陳彥瑋
  • 【法律藝文櫥窗】
    與「在台灣的東南亞人」的第一次親近接觸

    文/陳彥瑋


    編按:本文原標題為「一個從無知到有知的過程」,內容為作者於撰寫近期劇作《失語勇者迷航記》前以半年時間透過田野方式接觸移工、移民族群的感想,該劇以超級賽亞人移民地球對照呈現台灣移工移民族群的狀態,饒富新意,將於10/27-30間由狸狸狸劇團在臺北景美人權園區演出,相關訊息

     

    人活在世界上,總是在有意無意間,主動與被動間,開啟一場小冒險,學習一件新知識,認識一個新世界。也許是因為經濟的因素選擇了一份從沒做過的新工作,也許是因為工作的因素搬到一個新地區居住,也許是因為住在一個新地方,認識了一些新鄰居、新朋友。對於做劇場創作的人,一個編劇來說,很多時候,是因為要做一齣新戲。

     

    在台灣的東南亞人故事

     

    今年三月的時候,我與貍貍貍劇團的團長朱芳儀碰面,談一個他想在今年完成的演出計畫,叫做「聽說讀寫」,也就是學習語言的四個步驟。當時他說了很多想做這個計畫的緣由,但總之他就是想做一個「在台灣的東南亞人」的故事,是的,一個聽起來就非常空泛而且範圍廣大的題材。當時的我,對於這個題材能夠召喚的想像,僅僅是偶爾會在家裡幫忙打掃的菲律賓及阿姨的身影,和我偶爾和他打招呼時的幾秒鐘。我對「在台灣的東南亞人」的想像,跟一片空白差不了多少。

     

    隨後在事前的準備工作中,我和導演各自閱讀了一些研究資料,像是《跨國灰姑娘》或是《跨界流離 全球化下的移民與移工》這樣的書籍或是網路上的關於移工與移民的報導影片,作為一種知識性的通盤認識,做了一個簡單地打地基的工作,但說真的,儘管這些學者們寫出了非常精彩的文章,也對於這些移工與移民的處境和現象做了很詳盡的介紹,我還是無法從閱讀這些書籍中得到一份真正屬於我的對於他們的想像,或者說那樣的想像是非常片面甚至樣版的,就像在電視新聞上看見一樁兇殺案,我們僅只能看見嫌犯頭戴安全帽,被警察押送,媒體的閃光燈不停閃爍並不斷逼問「會不會後悔?」,或者像一則政治新聞僅只看見一個部會首長在立法院備受質詢時的窘迫以及立法委員的劍拔弩張。我們根本不會知道,或是有機會認識那個安全帽的不透明鏡片下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在那個表情底下,又是對於自己的人生有一份怎樣的陳述,又或者在我們看政論節目隨之起舞痛罵一項爛政策時,無法去想像,或許這是做這個決策的人,在保護一個我們所不認識的族群。閱讀研究文章的感覺有點像是這樣。

     

    一個個故事間的殊異性

     

    於是我們開始進一步去認識原本就在接觸或是處理相關議題的組織,我們接觸了「南洋台灣姊妹會」和「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南洋台灣姊妹會原本就有自己的劇團,平時就會搜集姊妹的個人生命故事,以及各種倡議,他們介紹了幾位對我們感興趣的姐妹認識,至此,我才算是真正認識了這個族群的其中一支的其中一些樣貌。

     

    首先讓我驚訝的是,這些經由婚姻來台居住或是工作的姊妹,幾乎都具有華人血統,他們都是祖先在幾代以前,可能因為經商或是逃難,從中國大陸移居東南亞的族群,也因為有這樣的血統,他們許多人在來台灣之前,就已經有些許華語能力了,也就是說,原本導演的命題「聽說讀寫」,想藉由學習語言的角度、觀點來看跨文化的融合與融入或是排斥性,在這個族群上,是不成立的。這份驚訝在往後的過程中,不時出現,只要我們發現觀點不成立之後,就試圖在現有基礎上尋找另一個觀點,接著又會因為一個新發現讓我們提出的觀點再一次不成立。每一次的不成立,都是一次小小的打擊與挫敗,但也都讓我們更接近真正的核心——如同在「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發現的未曾在先前的準備工作的書籍《(離)我們的買賣,他們的一生》或是《(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又或是《準台北人》中的一則則獨立特殊的生命故事——每一個個體,個人的故事都是專屬於他的,那其中也許有許多可以被歸納或是整理成一種現象或是觀點或是理論的東西存在,但是更多的,是殊異性。就像儘管是同一間女工工廠的印尼籍女工,都有可能因為性向的不同,出生在泗水還是雅加達的不同,或是這是他們工作的第二間還是第五間的不同,導致他們極其不同的個人故事,以及對於自身處境的觀點。

     

    這是台北車站大廳「F24柱」。週日是在台移工少數的假日,許多的印尼移工會聚集在此。「F24柱」是「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與一名印尼阿姨合作的流動圖書館的擺放地點,在一個個行李箱中,是印尼文的各式各樣書籍,從小說到雜誌到漫畫,各式各樣都有,借閱的方式則完全是一種人情信任機制,可以隨意取閱並放回去,總有些書籍借出去幾個月之後才回到這裡。重要的是人人都可以平等地閱讀並獲得各種知識的權利。(陳彥瑋提供)

     

    在認識越來越多的「他們」時,於我個人最有趣的是,當我們在思考台灣漢人為何歧視「這批人」時,「他們」之間也有彼此的偏見與歧視,像是我就聽聞一個印尼女孩說他不喜歡泰國人,因為他們都很驕傲,我還記當時我聽到這個說法笑得合不攏嘴。

     

    這些,就是簡單地關於我個人在這近半年的過程中的一些小心得,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從無知到有知的過程,其實很簡單,就是交朋友而已,也許有一天我們對在我們家幫傭的阿姨多問候兩句或是在早餐店看見推著輪椅的看護給他們一個友善的笑容,都是讓我們自己多認識世界的一個新方法。這個心得的小成果將在10/27到10/30在景美人權園區演出,劇名叫做《失語勇者迷航記》,期待可以在劇場看見大家。

     

    作者資訊

    陳彥瑋

    台北藝術大學劇本創作研究所畢業,現為劇團「心酸酸工作室」主持人,長期從事劇場編劇工作,作品類型從傳統抒情敘事到當代社會批判皆有,如心酸酸工作室自製節目《雜生少年》討論青少年的政治參與,或是與「人从众創作体」合作的《掌中歲月》敘述年過七十的老人隱心中的愛情秘密與遺憾。

    2016年十月與貍貍貍劇團合作《失語勇者迷航記》關注移工與移民議題,以及十二月的心酸酸工作室自製節目《全民健保不給付》透過疾病的定義,討論個人與群體的疏異性,與社會對於判定為異常者的排他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