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雲林居民與六輕的慢性災害-那些六輕案原告教會我的事/彭保羅
  • 雲林居民與六輕的慢性災害-那些六輕案原告教會我的事
    文/彭保羅(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雲林地方法院六輕案,2017年1月12日。畫圖:彭保羅
     
    2015年8月於雲林地方法院,六輕附近的台西鄉居民正式向六輕的台塑等五個公司提告。最近,2019年4月7日六輕的爆炸是相當突然、明顯的災害。與這個相比,台西鄉居民告六輕一案面對的是一種緩慢的暴力、或可以稱為慢性的災害。
     
    自2008年開始,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等人在六輕周邊場域施行長期流行病學調查,他們的研究顯示當地的癌症比率一直在增加。雖然台灣整體而言癌症是最大的死亡原因,但顯然在六輕周邊場域的癌症率很不平常、極「不自然」。
     
    本案「一軍」目前共有30戶家庭,總計76位原告,並分A、B兩組,最多為A組,是因癌症等嚴重疾病已過世的66位居民的家屬(共20戶),B組為在世且罹癌的十位居民。兩組的疾病種類最多的是癌症,共25位。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肺部癌等疾病(如肺癌,肺腺癌,或肺炎)共有13位;另外一種是肝癌等疾病(如肝癌和C型肝炎)共有15位。
     
    這二十年來我的研究著重環境社會學,特別關心日本和台灣的公害訴訟,包括台灣RCA和台南中石化案。為了瞭解六輕案原告,通過元貞法律事務所和當地吳日輝先生的協助,我跟三位助理訪問了原告的25戶,共39位。訪問內容包括個案基本人口資料(居住史、健康史、職業、家族病史、生活習慣)、對六輕污染與健康風險認知、訴訟動機和參與過程。訪問用台語為主(我毋捌台語,但助理幫我翻成國語)。有時候,《在雲裡》導演詹皓中(當時南藝大學碩士班)會陪同我們一起訪問並進行拍攝。
     
    本案原告的訪談。照片:湯家碩
     
    災害感知
     
    在訪問的過程中,我們注意到,原告他們有一個很明顯的共同點:他們都覺得六輕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風險與災害的來源。他們所說的風險不只像爆炸,這類很明顯的風險,還包含了像是空氣,例如雖然根據天氣報導應該是晴天,白天的能見度還是模糊不清,晚上覺得空氣有怪味;還有像地下水,他們都不敢喝地下水,都是去加水站買水來飲用或者用其他方法;還有注意到海水的表層變得油油的這些情況。雖然原告有不同的職業與居住史,他們都感知到類似的災害與風險。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風險是經濟上的風險。像是有幾位自己種菜的原告說西瓜、蒲瓜、菜瓜等植物長不大或者容易死掉。養貝類、海鮮的家有同樣的問題:蚵仔、牡蠣、赤嘴(一種蛤蠣)、竹攤、蝦猴等越來越難收穫,比如:
     
    「以前一甲的收成可以做三萬斤的蛤仔,現在都一萬多斤左右,都嘛差不多快十個月或一年,現在要近一、二年才能收。現在蛤仔長不大,大不起來,今年很會死。」

    養牡蠣的家庭。照片:湯家碩
     
    最令人擔心的災害感知就是癌症。除了有幾位原告比較熟悉詹長權教授的研究結果,其他居民的風險感知是基於生活中的改變經驗。比如台灣的葬禮時間較長、會在家門口設有靈堂,而現在知道死亡原因後,就會有一種感覺:「又來了,又是癌症」。像是他們的故鄉變成一種「癌症村」。雖然他們不用中國人所謂「癌症村」的說法,但他們有一種可比較的經驗和觀念改變。以前大家會覺得罹癌是因為「功德不好、道德不好」,因為做錯了什麼而被上天懲罰生病,是一種相對素樸的應報觀點。但隨著現在癌症變成他們最普遍面臨死亡的方式,居民們逐漸意識到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蚵仔有賠償,啊人呢?」
     
    上述養殖業的困擾,這些最後都會變成經濟上的損害。所以有的原告面臨的困難不只是身體上面的疾病,還有經濟上面的困難。在我們訪問的過程中,有一位受訪、五十幾歲的原告說過的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像這種蚵仔可以賠償,啊人因為六輕的污染而得到癌症過世的反而沒有賠償,這算是我們人比較不重要嗎!」
     
    他的意思並不是說蚵仔不重要,反過來他花許多時間跟我們說明養蚵仔的特色,但想到六輕來了以後那麼多人罹癌,怎麼會人的價值比蚵仔的價值更便宜?這難道是合理的嗎?當我們在看待這一切的時候,我們所考量到的「價值」到底有哪些?
     
    台西鄉六輕風景。照片:湯家碩
     
    最後,有不少原告跟我們提到,有些他們在六輕打工的鄰居或朋友得到職業癌、職業病,這個至今還沒有任何完善的研究。看到爆炸的新聞報導,一邊慶幸沒有任何工人或居民因此罹難,一邊警惕這個真的是運氣很好而已,我們其實並沒有完整而詳實的研究好進行更多的預防與準備。如果我們可以在六輕裡面做這些研究的話,我們應該可以發現很多職業病,也能更有助於當地居民能夠回到他們應有的生活環境。
     
    與台灣其他工業污染案RCA或中石化相比,雖然污染又明顯又廣大,但目前此案的原告不多,而沒有最靠近六輕的麥寮鄉居民代表當地發出聲音,或許是因為跟六輕和台塑相關企業的利益關係,而導致不敢參加訴訟。本案最大的困難可能不只於流行病學上的因果關係,而是要面對台塑公司在地的經濟政治壓力。因此這次法扶能夠來支持、協助當地的居民告六輕,這在台灣污染案的歷史上,是非常關鍵的協助,同時,值得更多人能夠一同來了解、支援這次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