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相信的力量─我是聾人父母的聽人子女/詹富娟
  • 相信的力量─我是聾人父母的聽人子女

    文/詹富娟(社工、手語翻譯員)


    你知道,很多聾人和自己的家人是沒有共同語言的嗎?

    我有一對聾人父母,一位聽人妹妹,我是CODA(註1),恰巧也是一名手語翻譯員,更是一名社工,我身上流著兩種不同的文化的血液。

    來說個故事吧,小學一年級時,學校班上都會發訂購牛奶的宣傳單,猶悉記得傳單上面寫著一天只要10元,就可以喝到好喝香濃的牛奶,營養又健康之類的宣傳標語吧,心裡想著我也想訂,放學回家馬上將傳單拿給爸媽看,用手語跟他們比畫著說我想要喝牛奶,他們看了傳單一眼便直接問我要多少錢,我想著傳單上面不就寫著10元嗎,我就跟他們要了10元,隔天帶到學校,大家排著隊要繳牛奶費,輪到我把手上的10元拿給老師,老師笑出聲音地告訴我不是10元,回去跟爸媽說要兩百多元,於是我牛奶沒訂到,還覺得很丟臉的走掉……

    這個故事若發生在其他CODA身上,大部分的他們應該會有這樣的感受:「我怎麼會有這樣的爸媽,害我當眾出糗,好丟臉喔」,更是聽過許多CODA不願意他們的聾父母到學校來,或是接送是只叫聾爸媽放他們在遠處下車,自己再多花個三五分鐘走進去學校,為的就是不想讓同學看到自己和自己爸媽打手語,覺得自己有聾父母是件羞恥的事情。

    我後來有訂牛奶嗎?當然是沒有。
    有聾父母很丟臉嗎?當然不。

    對我來說,我只知道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來,很多事情要較同齡的朋友還早學會,我10歲就要知道收據怎麼開、13歲就進警局幫忙翻譯作筆錄、15歲要學會大人的殺價……這是我,但很多家庭中的CODA卻不見得願意負擔起這樣的責任,甚至是忽略了他們的聾父母。

    你們會說CODA好辛苦,我不否認,我們在家庭中的確需要負擔一些責任,但是我覺得真正辛苦的是聾父母們,孩子出生沒多久,爺爺奶奶就會說:「你聽不到不會教,萬一孩子以後不會講話怎麼辦,孩子給我照顧,你好好去工作賺錢養家。」孩子與父母長期分離、沒有互動的情況下,孩子該如何學習手語和聾父母溝通,又怎會有良好的家庭互動關係呢?因此常看見聾人父母和他們的孩子是形影分離的,孩子更是完全不願意與聾父母互動。

    社會大多將聾人視為無能狀態,我相信聾人很常看到人家這樣跟他們說:「你不能」、「你做不到」、「你不會」…,久而久之,聾人便會開始相信自己真的沒有能力,於是開始把所有事情交付其他人來做,接受現況、貶低自己,如此一來,就會越來越多人認為聾人就是什麼都不會,但並不是這樣的呀,聾人和聽人無異,只是使用的語言不同罷了只要我們開始「相信」,聾人是有能力照顧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剝奪聾父母與孩子相處的時間,你說,連CODA都沒辦法認同自己的聾父母,要怎麼讓聾父母說服他人相信自己,孩子開始認同自己的聾父母之後,我們才有更多力量,一起去改變社會對聾人的任何不平等與歧視,讓更多人相信聾人做得到

    註1:CODA英文原文為Children of Deaf Audults,聾人父母的聽人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