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天字第二號員工-新竹分會資深法務蔡美琪的法扶心內話
  • 【法扶心內話】


    天字第二號員工-新竹分會資深法務蔡美琪的法扶心內話

     

    訪問整理/華進丁
     


    寫在前面:

    法扶新竹分會的美琪,法扶員工編號0002,是僅次於首任秘書長鄭文龍律師的資深元老員工,選擇她作為這個專欄的第一個受訪者,主要是因為她從草創一路隨著法扶成長,從單身到有小孩的媽媽,待過總會數年後,又到分會擔任第一線工作超過十年,具有樂觀工作態度的她,訪問中一再出現handle(處理、掌握)這個字,受訪的當天,差點因為女兒急性腸胃炎而得取消,最後是把請病假的女兒帶到辦公室旁邊休息看著,以下是她對於法扶工作的分享。
     

    Q.可以談談在分會工作的這部分嗎?

    A. 我是那種比較幸運的人,在每個地方都有一些貴人,支持的主管授權我們很大空間,很多人想要申請到我們分會服務,對我來說,分會工作的好處在於我們相對是比較扁平的組織,彼此間沒有甚麼利害關係,只是把自己份內的工作縱向連結橫向連結工作串起來,不會去爭什麼位置,大家可以把事情攤開來講清楚,每個人handle自己專長的那一塊,像我就被放在公關宣傳,這塊因為也有很多回饋,所以就覺得作得很順遂,這幾任會長都很支持我們,不太干預細節的事情,所以在裡面被很大的授權,工作上因為人少所以好溝通,員工幾乎都超過十年,大家在早期都被磨過,那個共識感跟初衷都是比較一致的,看待事情的角度、出發點、初衷,以及對這個機構的認同感都是比較一致的,經營地方久了,和外部關係算蠻緊密,當新會長就職時預計要邀請三百多個社福團體律師時,會長就說有這麼多人嗎?其實是真的有,因為我們真的在地生根,跟各個團體已經是好朋友,有什麼活動都會互相連結。所以這個分會會給人幸福的感覺,不太會有一些奇怪的氣氛,員工之間彼此大家都熟,像朋友像家人,知道彼此在想什麼,工作上就蠻順的。

    新竹分會雖然員工不多,但經營志工多年,每到需要辦理活動,就可以號召到許多志工一起來幫忙。
     

    Q.待在法扶這麼久,從單身到變成媽媽,有什麼不一樣?

    A.我們幾位同仁都是在法扶變成職業婦女、全職媽媽,現在時間到了我們就得去接小孩,時間一到我們可能沒辦法加班,急件趕完後,一般案件可能沒辦法當天作完,因為六點一到我們就要離開,這是我們全職媽媽面對的問題,但我們還是要handle好,急件一定可以做完,一般案件要delay的話,就隔天提早進來辦公室,我們會切割,出去到外面就是家庭生活,這個是我們現在這個年紀所面對到的一些狀況,有家人、有健康的問題,下班後就是帶著孩子跟著孩子去學東西,就變成另外一塊角色我是媽媽,我自己handle自己的部分是每個禮拜運動三次,這是時間要去切割,三次就是一次晚上跟球友去打羽毛球,孩子也可以跟,二次是用中午休息時間去附近運動,在有限的時間作一些切割,作得到就去,假日如果有活動就是作宣導,參加球賽。


    投入羽球活動,讓美琪找到健康及生活的平衡。


    Q.目前分會開審的狀況?

    A. 目前每周四次審查外加三次法諮包含視訊,剩下時間去派案聯繫跟規劃執行活動,所以我們活動上會比較用權衡的方式跟其他團體合作,或是走比較小型精緻的路線,沒有辦法作比較大型的活動。再來就是目前業務的程序比較多需要調整,真的很複雜,可是總會方面已經開始構思怎麼減免一些流程,其實也是好的,有一些慢慢依著我們的希望去改變,可是剛改變一定會有一些衝突點,包含律師的適應和回應,然後我們要怎麼去接收律師的抱怨,轉成跟總會作溝通的內容,我們現在跟執秘和同仁講好記錄律師的回應,到時候總會就看得到一些我們第一線的東西,我們覺得現在這樣溝通是比較好的橋樑,而不是說律師在抱怨,可是抱怨什麼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們就開始說,把每一個律師要的東西,把意見打成一個excel表,把這些新上線律師回饋回覆總會後,希望可以增加彼此的了解。


    Q.新竹律師加入法扶的狀況如何?

    A.中高齡的這塊在地律師不是很踴躍,我們其實都靠年輕的跟外地的,大多是四十歲左右或以下,剛來或者之前一直在受雇,或者開始獨立一個人出來作,那樣的律師會比較踴躍,再來就是台北桃園,本來就到處跑的律師,有加入新竹律師公會就會來,最近有台中的律師,他們也都是非常熱忱,台中的特質是認真肯跑,所以這也是我們看到台中這幾個律師的特質,台北也有幾個也非常優秀願意下來一起協助,有的是因為結婚在新竹,所以兩地跑,大概都一百多個扶助律師,排班審查六七十個,維持這樣的狀況是可以運作,但我們希望更多好的律師可以慢慢進來,我們希望來擔任扶助律師的真的就是協助者,一起陪伴個案走過遭遇的問題。


    Q.怎麼看待考核評比?

    A.我們對評比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完整的呈現我們的樣子,然後當然說如果可以作得更好,我們就會積極的去往上走,可是對考核這種成績而言,我們所有人的默契是,我們不太care這個部分,我那時候當主任的時候問他們說,怎麼辦快考核了,我希望有一些好的、積極的呈現,看可不可以加分,他們都會跟我說,美琪,我們不care那個,我們只care我們的個案是不是作到他們滿意,我們心裡只有這個部分,總會的考核,本來就有些特殊的狀況和評分的標準不一,因為我們要跟別的分會比較,我們也不知道別的分會長成甚麼樣,我們只能想像就是在這個制度裡面,我們就作好我們每一個部分,民眾自然就會回來,滿意度自然就會提高,我們應該從根本去作,而不是因為要考核,所以就把每一項就弄得怎麼樣,因為人一定會有瑕疵,案件也會有一些瑕疵,總會考評有總會考評制度的設置,但是對我們分會來講,我們真的不care最後的成績,我們只要求把案件作到OK,不要影響當事人的權益,我們核心目標只有這個,然後還有怎麼讓更多人知道,其他的就真的還好,所以我們並沒有去因為考核去改變我們的流程,或是為了什麼去寫很多東西,而且真的沒有時間寫,因為案子都在趕趕趕。


    Q.講到讓更多人知道,新竹平均所得還蠻高的,你們怎麼理解你們這個區域,跟這邊人的需求在那邊?

    A.新竹地區的人均所得的確比較高,而雖然人均所得比較高,但他們的需求當然也還是對法律的不懂,當電話中初步詢問資力狀況時,發現是屬於環境比較好的那種,在跟他們閒聊時會用很客氣的口吻,說明有關基金會設立的目的、宗旨,希望他們能夠理解,有些就會去尋求其他的資源,有些是一定要來的,我們就是照一般民眾的流程,讓他們進來諮詢一次,大部分來了一次會想要來更多次,因為我們的諮詢時間半小時一個人,可是別的單位大概十分鐘就要clean掉一個人,時間壓縮得很緊,她們都回饋給我們說,那邊單位都講兩句都不讓我問了,那我們當然就說好,那這邊你就盡量問,那她們知道我們的定調是什麼,比較優的條件她們就會繼續使用,所以我們法諮也是常常一開放就爆滿,因為本來開放的名額就不多,所以剛剛那些諮詢的大概一個禮拜只有幾十個,約完就沒有了。
     

    至於對於那些還不知道法扶的,我們一直再想宣導要怎麼進入學校、進入家庭、進入社區,這個是我們未來慢慢有人力的時候要來全面規劃的,因為我們目前有兩個人力要去請育嬰假,一個在請了,一個將來要請,所以明年五月前要面對人力比較不穩定的狀況,包含職代,5個人當中就有2個是職代,忙不完就可能是周六進來加班,我大概一個月兩次,她們可能就每周都會固定進來,如果忙不完就是跟執秘報備。


    新竹分會2011年至內灣老街掃街。


    Q.可以聊聊你看到的受扶助人嗎?

    A.每天都會有新的個案進來,有一些就會變成你的好朋友,我有些個案就會一個一個帶回來,或者社工也變成我們的好朋友,個案太多了,這十年有一些是常客,有一些是不小心常常犯錯的被告,大部分是家事案件來一次就離開了這裡,一位她就離開去過他新的人生,然後卡債族有些是OK,有些還在原點,因為他可能狀況不太好,所以就暫緩處理,大部分有不錯的,比較經濟上比較困苦的其實一直是蠻多的,她們能不能翻身,有些真的還蠻難的,因為年紀大了,我說的翻身是說他到底有沒有可能再站起來,賺錢把家裡維持好,其實那部分的弱勢,比較難,有些是年紀大了,有些是身心狀況,有些是家庭結構,也有一些是經濟層面沒辦法再站起來,有些就是打工,他就是躲債,他覺得他出來面對錢又被拿走,算了就一直躲,有些是肯面對,可是他能夠提供的更生方案還是很有限,透過基金會有些人就成功了,一個月就還一兩千塊,這是我看卡債比較有成效的部分,律師調解成功也多很多,法院更生我們這邊六七成都是成立,我們看到回來都是好的,就是覺得值得作下去,雖然有點愧對律師(報酬不高),可是我們都跟律師講,幫他們一下,說不定他們下一個人生是新的開始。
     

    Q.怎麼界定VIP?遇到了怎麼辦?

    A.我的界定是非理性,無法溝通的,算是最上級的那種,失去理性,精神有障礙的(那怎麼辦呢?找社工?)社工其實通常早就介入了,可是礙於她們都還住在家裡,並不是被強制就醫,所以只能關照生活起居、有沒有傷害家人的部分,我們轉過去其實她們那邊都有名冊了,只能說就觀望,然後有案子發生介入,所以有時候檢察官無法開庭,因為問A他講不出來,我們只好派律師去了解,協助他作陳述,有家人的家人會介入。大V都只是零星的幾個,我們重點都還是他們的權益。
     

    十年來其實我也常遇到,也常常打電話來找我聊天什麼的,我昨天跟同事分享,我說他們遠在電話的那頭也不可能馬上殺過來,第二個他的抱怨也對你也沒辦法造成任何損傷,你只是聽完忘記就好,第三個是,他繼續這樣下去,最後頂多就是終止,終止就是這扇門關上而已,他得不到一個律師的協助,律師跟他面談完報終止,這個人在3-6個月之間就會消失在這裡,但是當遇到了,我們就是在電話上面跟他分析,抱怨一定或多或少還是會有,現在一年大概會遇到一到兩位,接到同事的,我們都會說你的V打來了...(目前誰的V比較多?)我啊,因為我來比較久。


    美琪的老公及女兒(時年二歲),也一起幫忙假日宣傳活動。


    Q.覺得法扶的工作?

    A.這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工作,每天都像打道場一樣,我覺得這樣的修行還不錯啦,至少我現在心理層面是一個很滿足的狀態,每天的話都能夠handle得住,缺點的話慢慢把它補起來,有時間就慢慢補,進度趕的就想怎麼完成,我們之前有個多元的大姐因為覺得年紀大配合不來要走了,他走之前回饋我說,美琪你完全看不出來作了十幾年,那句話我聽起來很開心,我就說,每天都像新手,因為每天接觸到新的事務個案當中總是有一些不完善,在不完善裡面就好像打道場那樣要去克服問題,面對每一天的挑戰。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的最內心的話~我們都是幸福的工作人員,在法扶工作像是在電影院裡一樣,每天看到上映不同情節的真實電影,感謝他們在最低潮時願意到分會分享他們的故事,讓我們間接感到知足、感恩,在給予弱勢民眾扶助時,他們也同時給予我們許多良善的省思與回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