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我的扶助個案-阿月的幸福/張巧妍律師
  • 我的扶助個案-阿月的幸福

    文/ 張巧妍律師(法扶十五周年勞工專科優良扶助律師)


    自從擔任勞工專科律師以來,承接的勞資案件類型,多屬請求給付資遣費、加班費…等等,這類型案件,除論述法律及事實外,就是對為數不多的金額,錙銖必較,一項一項列表、計算,雖然瑣碎,過程中,倒不會有太大的情緒波動,然而,在一起人口販運案件所衍生的勞資糾紛中,隨著翻閱一頁一頁的卷證,以及一次一次與當事人討論,我必須克制和壓抑內心的震驚與憤怒,我震驚的是無良雇主剝削時間竟然長達近九年,而期間,仲介、雇主與其家人均涉入其中,卻無人伸以援手,令我感到憤怒!

    近九年幾乎無休假 每日操17小時

    此案被害人是越南看護工阿月,為了讓越南家人有較好的生活,阿月工作辛苦又無充足睡眠,咬牙苦撐了八年八個月,才跟雇主要求提早四個月返回越南,卻遭到雇主及仲介拒絕,甚至向阿月在台工作的阿姨告狀,阿姨來到工廠,發現阿月臉色蒼白,口罩沾滿污垢與灰塵,站立時雙腳不住在顫抖,雙手還要不停歇的切割牛皮,身體明顯無法負荷,只得拜託仲介讓阿月可以回家,怎知,仲介居然不斷的指責阿月,甚至,當著阿姨面,邊講邊拿著文件打阿月,阿姨替阿月感到心疼,於是打了通電話到內政部移民署嘉義市專勤隊,本意只是想詢問仲介講得對不對,以及老闆有無違約而已,不料,這通關鍵電話卻意外掀起整個案件!


    示意圖片,非本案照片。(照片來源:Pixabay

    惡老闆剝削外勞非人對待

    原來阿月來台是擔任看護工,但除了原本看護工作,阿月還被叫到老闆的皮革工廠工作,在台灣近9年間每天長達17小時的辛勤工作,期間,因開刀休息1天、和朋友外出休息1天、身體非常不舒服休息1天,幾乎全年無休,夜晚睡覺的地方,原先是工廠上方夾層佈滿汙垢、灰塵的一小塊地板,拆掉夾層後,在工作機台下方舖紙板睡覺,而雇主與家人卻住在緊鄰廠房的透天別墅,如此非人的待遇,仲介、老闆及其家人於開庭時振振有詞的辯解,說沒向阿月收住宿費用,刻薄無情至此,不禁讓人想到「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是何等的諷刺!當初老闆只要有一絲絲的善念、慈悲,一開始就讓對自己權益一無所知的阿月提早幾個月回越南,整件事就不會有後續!老闆、老闆家人以及仲介也就不會淪為刑案被告,老闆更不需要賠償阿月超時工資逾百萬元,這應該算是貪心蒙蔽良知的代價吧!

    本以為案件結束了,阿月離開台灣這個令她心力交瘁的傷心地後便不再留戀,遠遠的離開,但在隔年春節,我接到阿月的道謝電話,我問電話那頭的阿月:不是回家了嗎?阿月說:律師,謝謝妳啦!我現在嫁來台灣了,嫁給之前幫我的朋友阿宏啊!我想起了這件案子中,作證看到阿月在工廠工作的,除了內政部移民署嘉義市專勤隊分隊長、科員等人外,還有一人,就是那位好心證人阿宏,這是故事結尾的美麗插曲,也希望老天爺能眷顧阿月,阿月要幸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