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法扶原民中心108年扶助律師暨法扶同仁教育訓練|部落有教室|律師參與心得
  • 這幾年,法扶基金會帶著扶助律師與基金會同仁,前進了許多部落,銅門──阿里山──新竹鎮西堡──新北烏來──台東霧鹿──花蓮新社透過與族人無比珍貴的交流經驗與深切期許,持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奮鬥,而我們仍然在途中。

    今(2019)年,原民中心與屏東縣來義鄉傳統狩獵文化協會合作,帶領律師進入到古樓部落(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19日)。

    緣起:建構解殖的原住民族法學

    • 四百多年前現代國家踏入台灣這片土地,開啟了原住民族顛沛流離的歷史。戰爭、殖民以及土地的掠奪,到同化政策對文化的扼殺。在現代實證主義和西方科學的影響之下,加上強勢族群掌握的話語權,原住民族被汙名為落後的、不文明的、沒有知識的一個族群。這段歷史帶來的創傷,世代延續下來,年輕人不再說母語、狩獵變成檯面下的黑暗行為、土地被割裂販賣。這段被隱形的原住民族歷史,卻一直沒有被訴說,甚至連在原本自己守護千百年的山林中狩獵採集,也變成了山林的破壞者、野生動物的殺手。對於原住民族傳統智慧的不信任,加上資本主義等現代社會對原住民族內部社會的侵略,造成原住民族在政策、法律上的結構性不利。

      這樣的百年困境,卻一直到近代在訴訟案件中才被正視,興起一股原住民族法學建構的風潮,而法律規範來自於背後的社會環境,因此原住民族法學,應該回到部落,理解原住民族文化以及傳統規範,才能夠建立以原住民族為主體的法學系統。

      因此這次法扶原民中心特地與屏東縣來義鄉傳統狩獵文化協會合作,進入到古樓部落,透過部落族人在地耕耘的力量,帶我們看見排灣族社會制度與傳統狩獵的規範及自然共存、守護的關係。


      老七佳石板屋聚落文化協會郭東雄理事長提醒學員進入部落應注意的事項


      廖珠蓉律師

      因緣際會得知法扶原民中心有舉辦原民文化相關的教育訓練,對原住民文化頗感興趣的我,毫不猶豫的打電話詢問,也感謝法扶原民中心,讓我有機會可以參加此次活動。由於喜歡山林大自然的緣故,我從七、八年前即開始利用假日閒暇之餘在國家公園擔任解說志工,而解說的內容除了介紹國家公園及環境保育之外,對原住民的文化方面,亦多少有些接觸,這些年的解說和接觸,卻忽略了法律這一塊,感謝法扶原民中心辦理此次活動,讓我有機會以法律人的身份去參加並進一步了解原民的文化與傳統。

      此次的活動,課程精采活潑,動態靜態室內室外兼顧,但因每場時間有限,總有意猶未盡之感。老七佳部落的石板屋,其就地取材及建造的智慧;各種祭典以及對祖先的尊敬;狩獵文化和其所面臨的困境;紋手紋身的圖騰及其代表的意義;實地體驗射箭等等,整個活動都讓我印象深刻與充滿新奇。當部落的耆老帶領我們走在部落的每一角落,懇切的一一為我們解說石板屋的建造及部落的文化及其象徵意義,非原住民的我竟有如此殊勝因緣走在這屬於原住民傳統生活的地方,去了解原住民的傳統文化,整個巡禮結束後,心中百感交集油然而生,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們種種縈繞心頭已成記憶。感謝成就此行的所有辛苦的工作人員,感謝成全此憶的所有幕後付出者…。


      排灣族綿密堆砌的石板是祖先的智慧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學員魚貫進入老七佳石板屋聚落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賴國欽律師

      真的很開心能參與本次非常有意義的「部落有教室」活動。

      兩年前就有聽道長提過,到原住民部落作沉浸式學習,並感受到與平常完全不同的文化與生活。而去年看到部落有教室的研習時,就立即報名,但卻未能獲得錄取。所以有幸能參加本次的活動,真的非常開心。

      本次活動主要是在屏東縣來義鄉舉辦並有到春日鄉的七佳部落親自感受部落生活,並學習「排灣族」傳統規範、家族關係(家戶→家族→聚落群→主聚落→部落)、部落自治(在位王者或首領→內親貴族→中高階貴族→中階貴族→末階貴族→平民)及族人如何在生活中實踐文化等;也了解到原住民與現代獵人在國家政策或主政者對於原住民生活、文化的不瞭解,及在現行法制下狩獵所遭遇的法律困境與進展。


      前往老七佳部落前的儀式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國中時的學區也有不少原住民,我們班上就有三、四個原住民,都是阿美族。印象中,原住民就是體格非常好、雙眼皮、皮膚黑。當時同學彼此間,並沒有因為具有原住民身分而有不同的對待。或許因為國中同學有原住民,對原住民也有了進一步的好感,但對原住民的文化、生活等卻沒有進一步的認識,只是覺得都是「一家人」。近兩年,服務過不少原住民朋友的案件,感覺有些原住民生活或許都比較辛苦一點,但原住民似乎都比較「樂天」,也不會怨天尤人。但畢竟皆接觸的都是個案,而且也只有交談,並沒有較深入的了解與接觸。

      目前在原住民部落都有見到希望復興或保存原住民文化的組織,也見到許多部落年輕人對自己原住民文化的尊重及希望保存、回復原住民的文化。但就像部落長者(開玩笑)所說的,很多「石板」都被賣到都市當烤肉板一樣,在原民地區經濟相對匱乏的情況下,大多數的原住民青年仍需到都市工作,如何能讓原住民在地生活保有原住民文化,並能改善生活、教育環境等,相信是目前與未來的重要課題。雖然藉由本次活動能對原住民文化有進一步的認識,可是所知仍非常有限。然而,藉由本次沉浸式學習,也讓自己對於原住民文化有進一步的認識與體驗。

      此次,因為有參加部落有教室,不再只是書面學習或透過媒體了解,而是親身的體驗,更感受到族人的熱情、對天地萬物的崇敬與生活灑脫態度。也因為能與族人的接觸及聽授課老師的介紹,而對原住民族有不一樣的感受。並對原住民現行政策與法治不足處及文化(原住民慣習)衝突、原住民族地區資源共管等,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再次感謝法律扶助基金會原民中心能辦理這麼有意義的活動,讓我對原住民的文化、生活、與目前困境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獵人介紹獵槍的使用及遇到的困境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獵人教導使用弓箭的方式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律師聆聽老獵人對山林的知識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部落族人以傳統婚禮迎娶歌謠吟唱歡迎學員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部落傳統祭司進行祈福儀式為活動祝福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陳佳盈(法扶橋頭分會法務)

      這是我來法扶服務後,第一次參加「部落有教室」的教育訓練,之前就曾聽會內同仁分享從部落有教室的教育訓練中可以獲得很多知識,因此我非常把握這次可以參加的機會並帶著滿滿的期待前往這次的教育訓練。

      對「原住民的印象是什麼」?是我在出發之前詢問自己的問題,但後來才發現我對原住民的概念只有他們很熱情、然後有豐年祭等顯淺認知,其餘部分均一無所知。而在來義鄉原住民文物館的第一天課程中,我從拉夫琅斯.卡拉雲漾校長的解說中,就得到滿滿的震撼,校長淺白解說的口吻就彷彿有一種魔力,帶我走進排灣族的文化中,從校長的解說裡,我第一次明白什麼是「共享」的概念,也因為這個概念,讓族人的認知裡沒有偷竊,更精準的形容應該是說沒有「偷」這個字詞;再者,課程裡另外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原來獵人對山裡的地形、環境的了解,也會有相對應的地名,據此可以在發生山難的時候,獵人可以憑藉著失蹤者遺留的線索再搭配獵人對地形的命名,可以判斷出失蹤者的所在。最後校長也有提到的原住民的檳榔文化等,都讓我震驚原來原住民將他們的智慧如此充分的應用在生活上。這次也非常感謝有村長與當地的耆老,帶著我們來到老七家部落,這是我第一次與石板屋的距離如此接近,石板屋錯落在崇山峻嶺之中,站在這裡,我的內心不由自主地對當時搭建石板屋的族人肅然起敬,在部落中,每間石板屋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也感謝有部落耆老的解說,讓我知道石板屋的搭建特色以及先人們在建築上巧思,另外也在參觀的過程中與我們分享著部落裡的傳說。

      這一次的教育訓練,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天一夜,但也開啟了我對排灣族的認識,透過校長與耆老的介紹,讓我對排灣族有更深入的了解,從祖紋與社會結構及聚落的建築,都讓我看見了族人的智慧,這次的經驗也開啟我的好奇心與動力,希望下次仍能有機會可以參加相關的活動,一起認識和我們同在這塊土地成長的朋友。


      歷經風災重建的老七佳吊橋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獵人解說老七佳石板屋的歷史和工藝智慧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獵人實際操作陷阱獵的方式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原民中心專律主任謝律師和來義鄉文物館羅名宏館長以連杯共飲是排灣族友好的象徵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 進入老七佳部落前向祖靈告祭希望祖靈允許我們來到部落學習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


      開幕式大合照 
      (法扶原民中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