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我的扶助個案-貨櫃車司機的辛酸誰人知/陳學驊律師
  • 2021/06/25
  • 我的扶助個案-貨櫃車司機的辛酸誰人知

    文/陳學驊律師(法扶扶助律師)


    夜晚的基隆港,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等待,在富麗堂皇的郵輪上,是遊客們興奮歡喜的等待出航;而在另一頭繁忙的碼頭邊,看不見的,卻是貨櫃車司機熬夜等待上工的勞累。

    隨著貿易的發達,貨櫃運輸已然成為了貨物運輸的主流,貨櫃車司機的境遇,亦與經濟的發展休戚與共。然而,工時長、風險高、工作索然無味,卻成了貨櫃車司機給人的第一印象。

    貨櫃車司機的辛酸誰人知

    受扶助人是一名貨櫃車司機,長年駕駛著由物流公司提供的貨櫃車,不分黑夜白晝,南來北往來回往返在碼頭與貨櫃場間,只為了能將貨櫃安全、迅速、準確地運送至目的地。

    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工作的目的地及運輸的貨櫃都是由公司指派,如果有請假、遲到、早退則會受到公司的處罰,此外,公司還擁有著申誡、小過、大過、嘉獎、小功、大功等的評核權。除了受到公司的指揮監督外,在結束一日辛勤的工作後,還必須填載車輛營運日報表,向公司報告上下班時間、里程表、加油狀況等,供公司檢查。

    為了養家活口,受扶助人沒日沒夜的工作,只為了能為家裡再多掙一點錢。有時候累了,就趴在方向盤上休息睡覺;有時候餓了,就將車停在運送貨櫃的路上,在車上隨便用餐;有時候因港口貨櫃裝載、卸載的時間延誤了,也只能靜靜的在車上等待,偶爾,還要擔心交通突發狀況。多少貨櫃車司機為了家在開車送貨,但到頭來,他們卻只能以車為家。

    八年來,受扶助人每天都過著如此一成不變且毫無品質的生活,好不容易快熬到了法定退休的年紀,一張人事令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破了受扶助人的計畫。無預警解雇,沒有任何的理由,也沒有任何的先行告知,等待著受扶助人的,不是退休金,而是一無所有,一時之間,摧毀了他們希望能安生立命的夢想。


    Image by Schwoaze from Pixabay

    勞權力量正在覺醒

    整理著受扶助人所提供的資料,那一疊疊車輛營運日報表與行車大餅圖上的數字,不僅僅是紀錄著受扶助人上下班的時間,背後看不見的,是受扶助人長期超時工作的悲哀、熬夜上工的勞累以及為了生活而妥協的無奈。

    而雙方雖然簽署了「承攬契約」,受扶助人看似須放棄勞工權益,但歷來實務上認為,是否成立勞動契約,應依雙方實際契約之整體內容而定,不因名義上是否成立承攬契約而有所差異,就是為了糾正過往僱主為了規避勞動基準法上之義務,而挾經濟上優勢而強命弱勢勞工簽署承攬契約之弊病。

    最後,本案經第一審法院認定雙方間在人格、經濟、組織上均有從屬性,雙方簽署的,是僱傭契約與承攬契約之混合契約,而有勞動基準法的適用,並判決公司應該給付加班費及退休金。這個見解影響了許多貨櫃車司機,自此,他們可以依勞動基準法主張自己的權益,勞權的力量,正在覺醒……

    自此不再一無所有

    對於受扶助人及無數的貨櫃車司機而言,這樣的判決結果不僅僅是保障了勞工的權益,也影響了他們的薪資結構,使他們的生計獲得保障、尊嚴得以受到維護,對未來也不再感到迷惘。

    原以為一切終於塵埃落定,受扶助人可以拿著屬於自己應得的加班費、退休金,好好的過上愜意的退休生活了!然而,因為公司不服判決結果而提起上訴,又再次開啟了受扶助人漫長艱苦的爭取權益之路。每一次的開庭,受扶助人都會遠從苗栗搭車北上,面對法官的詢問,也總能清楚的說出每一趟運送的過程,雙方對於上下班時間的認定花費了許多心力在逐一核對、對於加班費金額的計算亦時常爭執不休,一次次的交鋒,彷彿看不到訴訟終結的盡頭,慶幸的是,在經歷了無數次的開庭後,在法官的促成下,雙方最終還是達成了和解,雖然在受扶助人的退讓下,金額不盡如人意,但至少,受扶助人自此不用再奔波往返於法院,也不再一無所有。

    從第一審訴訟到第二審和解,纏訟多年,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才能有所體會。最後,雙方約定以交付支票的方式給付加班費,當受扶助人拿著他應得的支票,開心的向我道謝時,看著他那充滿感激的眼神,回首這漫長的訴訟過程,瞬間覺得,這一切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