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神木山林中迴盪的部落心語—2017前進部落律師及同仁教育訓練活動心得
  • 神木山林中迴盪的部落心語
    —2017前進部落律師及同仁教育訓練活動心得


    編按:本文為本會於2017年7月7日~8日辦理「2017前進部落律師及同仁教育訓練活動」結束後向參與活動律師募集之心得感想。本次活動於新竹縣尖石鄉鎮西堡部落辦理,共有包含律師及同仁近五十位人員參與二天一夜活動。文章引言由本次活動承辦人張樺哲專員所寫,其餘參與律師之心得另行分段呈現,書寫格式為短文或中篇文章長度,均為參與活動者的回饋觀察,與大家分享。

    引言/張樺哲

    離開鎮西堡長老教會前,兩天來辛苦協助活動的泰雅族族人之一,Ataw長老,緊緊的握住我的手說:「謝謝你們,謝謝律師們願意聽我們說話。」

    那力道,不僅足以握疼我的手,也足以握碎參加活動的學員在入山前的種種陌生與疑慮,更足以促使大家開始願意關切相關原民議題。

    而他們需要的不多,那怕只是單純的關切,對族人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

    生活在漢人主導的法治體系下,在面臨司法訟爭、刑事訴追時,相較於漢人,原住民族往往面臨更大的困境—資源不均、認知不同、甚或既定印象的不友善,遑論將傳統慣習調和進現行國家法制之中。

    更有甚者,社會整體氛圍因為陌生、不信任,衍生種種對立。

    為此,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與原住民族委員會自104年度起,透過前進部落的型式規劃原住民族案件扶助律師暨法扶同仁教育訓練,希冀透過實地參與族人的生活,能認識真正的族人、並體會族人面對的困境。

    兩天一夜的活動或許能夠帶來的改變很少,但就像活動結束前一位參加的律師所說的:「原來族人面臨的困境和我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哪怕只是一絲不一樣,並且這些不一樣能在將來的某天帶來更多的不一樣,足矣。

    圖說:鎮西堡長老教會,一磚一瓦皆由鎮西堡族人親自建設而成。(攝影/王子淇)

    江百易律師

    這次得到部落裡走過
    才了解原民朋友所遇到的問題
    是生存的問題
    也像是好萊屋電影常拍攝的題材
    早期的〈與狼共舞〉到最近的〈阿凡達〉
    都與住在山上淨土的原民朋友遇到的問題相似
    一樣是地球上的生命
    一樣是一塊土地
    究竟是先來者要受到尊重
    抑或是叢林法則決定一切
    人應該學會知足了吧

    圖說:從宇老觀景台望出去,泰雅族的傳統流域領域有如近在眼前。(攝影/王子淇)

    李奇穎律師

    一直以來,都不太敢碰觸原住民的議題,不是因為不關心,反而是擔心自己因為錯誤或膚淺理解而做了錯誤的表達,一直到最近,因為一群為了原住民傳統領域而默默在凱道上奮鬥的"局內人"們,我發覺自己的擔心只是阻礙自己盡一份心力的藉口罷了,當我們說我們害怕了解不夠而裹足不前時,事實上我們已經用高人一等的心態及偏見在看這件事,但倘若我們開始去想,原住民傳統領域之於這塊土地、這塊土地上共同生存的人們有著甚麼樣共同的重要性,沒有甚麼了解深淺問題,只有是否共同關心需求!

    就在這個時候,恰好收到法律扶助基金會的邀請信,有ㄧ場針對傳統領域的兩天一夜活動,可以前往鎮西堡與泰雅族的耆老們共同對話,進一步了解原住民傳統領域對於族人甚至於大家有多麼的重要,傳統領域的畫設並不僅是土地表面的意義而已,當聽到他們說「只有耕種,才能珍惜土地」,當知道他們用最原始的石階方式取代原本政府單位想到的PVC材質去幫忙修復步道,當了解到原住民所謂喝小米酒及吟唱是一種尋找落根地的情懷抒發,你就知道土地不僅僅是土地,其上所醞釀出來的文化跟智慧,以及相互間的依存關係是有多麼的緊密,甚至於當長老說出,他一直記得一句他爸爸告訴他的話「取你夠用就好」,他一輩子雖然沒有讀過甚麼書,但是他就是用這樣的一句話與這片土地及其上萬物共存!

    我記得第二天的課程最後,淑雅老師的一段話是很重要的,並不是說原住民是弱勢族群,所以原住民要求甚麼都是對的,我們仍然要就每一個族群的傳統的習慣與現今法制去一一判斷認定,找出適合規範的法,如果舊有原住民習慣法是需要被改善的,也不會因為他是原住民而一昧的同意,但是現在缺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審視過程。我十分認同這樣一段話,政府包裹式的保障或不保障,或者是不分需求的只給予甚麼保留名額或是金錢補助,其實反而造成誤解跟族群對立~
    如果有空,可以去鎮西堡,他就在司馬庫斯旁邊,去看看神木群,去看看那邊的泰雅族朋友,他們會讓你感受到很多你從不知道的原住民~~~

    #晚上阿姨的山豬肉堪稱米其林
    #不喝酒不跳舞原民文化真的很美


    圖說:竹串烤豬肉--既然要體驗,當然要連美食一起體驗啊!(攝影/王子淇)

    周嘉鈴律師

    今年2月剛加入法扶的行列,很幸運的參加了前進鎮西堡的在職訓練,從來沒有接觸過原住民案件,只曾因為布農族獵人王光祿案,而對原住民的困境略有聽聞,直到這次活動聽到鎮西堡部落的長老談到部落甚至是全部原住民面臨的困境,我才知道「國家」的出現,對他們是多麼的莫名其妙,他們雖然是最早定居於台灣的人,卻連發聲的權利都沒有,也是經由這次活動,我才知道國家對他們是如何的粗暴,完全不理會他們的gaga,從姓氏(為什麼不可以用原來的姓氏)、土地(為什麼祖先留下的土地變成國家的)、身分(為什麼同一個部落卻被恣意劃分為山地原住民或平地原住民)都沒有他們說話的餘地。但他們想的不是要如何將原住民排除在法律之外,形成法律真空,而是讓國家的法律可以更有效的保護台灣,及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所有物種,因此他們在林務局缺乏人手保護巨木群時,主動號召部落青年一起注意入山的車輛,為台灣守護著珍貴的巨木群。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們面臨如此不公的困境,雖然也感到悲痛與無力,但卻仍保持著樂觀,充滿活力的講述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聽到他們問「律師我們可以怎麼做」,沉浸在他們困境中的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回應,然而看著他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路,說著發人深省的話語,我只能說我好敬佩你們,你們做得真好!

    圖說:從宇老觀景台望出去,泰雅族的傳統流域領域有如近在眼前。(攝影/林念慈)

    何念修律師

    這次到鎮西堡部落參加教育訓練,搭著小巴離開了高鐵站、離開了繁華的都市,走上崎嶇的山路、走進生意盎然的鎮西堡部落。

    進入部落之前,車子在宇老觀景台停下,Tali長老和族人們用竹製酒杯,為我們的入山舉行祈福儀式,請部落的祖靈護佑我們此行順利,並講解了泰雅族先人當年如何從台灣中部一路尋找居住地,最後停留在新竹尖石鄉的這塊土地上,族人對這片土地山林獨有的認知、命名都充滿對家鄉的溫情。

    圖說:宇老觀景台(攝影/王子淇)

    祈福儀式後,車子繼續沿著蜿蜒的山路一路往上,抵達了鎮西堡部落,部落裡的Ataw長老歡迎我們,從升火技術、火種辨認開始一連串的文化課程,Tali長老拿著族人自己編製的生活用品,逐一教導我們族語;Ataw長老教我們部落裡傳統領域的劃分以及部落裡管理獵場、物種保育的觀念;Yuri長老教導我們取苧麻枝幹中的纖維織布。在短短幾個小時內的文化課程中,似乎從長老們口中的寥寥數語,認識到族人的生活層面,認識到他們如何與自然共存的智慧。

    山上暴雨頻仍,寒氣透膚,我們在長老虔誠的禱告後用餐,晚飯入腹,暖意蔓延。餐後聚集在烤火房繼續課程,房中間用二葉松作為火種,升起溫暖的火堆,裊裊上升的煙霧中,長老們從部落裡的知識與觀念,講述到與漢人之間的文化衝突。即使課程時間正式結束,熱烈的討論仍繼續著,在暴雨降臨的這個夜晚,大家圍在火堆邊,烤著山豬肉、搗著蒸熟的小米,談論聲、歡笑聲蓋過冰冷的雨水聲,格外溫暖。


    圖說:自己的小米年糕自己打!(攝影/林念慈)

    隔日早上的課程在鎮西堡長老教會進行,由林淑雅老師跟謝孟羽律師講解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和保留地相關的法律問題,長老們講述著土地被侵占、民宿合法化、財團入侵開發等問題。泰雅族人歷代遵守祖先流傳下來的GAGA,這是一種制度規範,深切尊重著人與人之間的約定、人與自然之間的平衡。但是當GAGA與來自漢人社會的現代法制相衝突時,衍生諸多問題。舉例而言,族人原本依照祖先口頭分配的土地範圍勤懇耕種,但因為所分得之土地範圍並非登記於自己名下,遭登記名義人請求返還時,不僅感到憤憤不平,更為同族人利用法律當作搶奪土地的工具,流露出傷心與無助的表情。


    圖說:律師們的專業與族人的經驗在鎮西堡長老教會交匯。(攝影/王子淇)

    鎮西堡部落所位於的深山中,生長著原始古老的檜木群,族人把這珍貴的自然景觀與大眾分享,但在逐步發展觀光的過程中,因為土地地目與使用分區問題,民宿無法合法化,連續的檢舉與處罰,甚至派遣荷槍實彈的執法人員上門,都讓族人惶惶終日。長老們帶領族人對抗財團的開發與破壞,每每踩在法律的邊緣,我們隱隱可見那劍拔弩張的氛圍,就存在於部落族人與執法單位之間、存在於傳統GAGA和現代法制之間。

    討論到此,我不禁產生這樣的疑問,泰雅族人是否想要一個只有GAGA規範的社會呢?

    淑雅老師很快就解開了我的疑惑,原來一直以來,許多人都誤會了,原住民族的所謂自治,並非脫離漢人社會的法律,形成治外法權,而是希望立法者能將他們傳統生活方式納入考慮,制定出更完善、更適當的法律。換言之,族人並非要求「不予適用法律」,而是希望這套適用到他們身上的法律,可以真的把他們當作這個社會中的主體之一,聽聽他們的聲音,尊重他們的生活!

    我感謝這段旅程讓我認識這個部落、認識彼此間的差異。同時感謝鎮西堡部落裡的族人,雖曾在漢人社會中遇到種種差別待遇,卻仍以溫暖熱情的胸懷擁抱我們。在若有似無的二葉松煙香味中,在古調吟唱中,長老們笑著揮手,送我們離開部落,但是我們都知道,艱難的挑戰還在繼續,爭取原住民族權益的漫漫道路,才剛開始啟程。

    姜宜君律師

    數年前曾隨登山社至鎮西堡健行,對於鎮西堡的檜木群原始森林步道、長老教會的特殊建築、簡單平實的生活風格有著深刻印象,這次法律扶助基金會選定鎮西堡部落,辦理教育訓練活動,機會難得,既能深入一覽鎮西堡部落風光,還可傾聽族人導覽,瞭解部落面臨的問題,當然要報名參加。

    前往鎮西堡的路程比想像中的還要遙遠與蜿蜒,從新竹高鐵站出發,乘坐小巴,至鐵馬騎士自我挑戰的熱門景點—宇老觀景台,也要將近二小時,而再從宇老往山區開車約莫一小時,才能抵達鎮西堡,乘車期間,數度想張眼欣賞窗外秀麗風光,卻因山路相當崎嶇而有強烈暈眩感,僅能閉目養神,亦為之後的教育訓練課程儲備體力。


    圖說:一張簡單的路線圖,代表的卻是一段蜿蜒崎嶇的回家的路。(攝影/馬千里)

    首站是海拔約1450公尺的宇老觀景台,當天中午烈日炎炎,晴空萬里,所以在觀景台上的視野相當開闊,能遠眺整個山巒縣的無敵山景,講師在觀景台上介紹泰雅族傳統領域概念,同時也為即將進入鎮西堡部落的大伙兒祈福,希望二天一夜的課程能順利平安的進行。


    圖說:入山前的祈福,告別山下的塵世喧囂與不愉快。(攝影/王子淇)

    用過風味pizza午餐後,再驅車前往得歌優文化園區,山區天氣果然多變,從萬里無雲的晴天,立馬轉成風雨交加的壞天氣,但也剛好在園區內體驗原住民傳統的烤火房,每人分配一片極具木頭香氣的二葉松或五葉松的火種,大伙兒再如同傳遞聖火般地火火相傳,將每個人分配的燃燒火種放入架好的柴堆中,營火就這麼簡單的升起,突然覺得生火取暖並非難事。

    為了讓大家能瞭解泰雅族傳統領域與生活,大伙兒分成三組,分別在園區內三棟高腳屋設計的小屋,進行不同的主題介紹,一間是編織教室,泰雅族婦女以其工藝將苧麻取出纖維打軟成線,再以織布箱織成布;一間則展示崇山峻嶺的模型,由講師述說其族人從南投出發,在竹苗山區落腳,最遠甚至遷徙至新北市烏來區;一間是展示其族人以木頭、竹子等就地取材製造器具及建屋的智慧,物盡其用,耆老還教導大伙兒簡單的原住民單字,哼唱歌曲。據以對泰雅族的傳統文化,有淺薄的認識。


    圖說:每一寸布,都是老人家的智慧與汗水的體現。(攝影/王子淇)

    與其他部落相同,鎮西堡部落也面對著傳統習慣與國家法制間的衝突,本次教育訓練輔以目前族人面臨的問題「民宿合法化在鎮西堡的衝撞」、「土地私有化—土地登記產生的土地買賣問題」、及財團利用原住民人頭買地開發問題等主題,進行綜合座談,由部落族人緩緩訴說他們的經歷的故事,讓參與者能瞭解部落族人面對的問題所在,及法律規定強制一體適用的難處。後續要如何在兼顧原住民的歷史文化特性,與國家法制的一體適用間,彼此調整配合,真是考驗雙方的智慧。

    從銅門部落、港口部落,到鎮西堡部落,這已經是連續第三年參加法律扶助基金會舉辦的教育訓練課程,感謝同仁的熱心協助,同仁承辦經驗豐富,所有流程規劃也駕輕就熟。課程安排上,能讓參與者循序漸進,先瞭解當地原住民的軟文化,有助於提升基本認識,再整合當地部落現正面對的問題,使聆聽者能設身處地為其思考,如果能事先提供教育訓練文件或主題,供參與者閱讀搜尋,或許在綜合座談時間能激發更多不同想法也說不定。

     

    洪嘉呈律師

    猶記得幾年前訪問新竹縣尖石鄉,是就讀於陽明大學公共衛生所的時候,跟著張鴻仁老師到司馬庫斯探訪偏鄉醫療。若要從新竹市往尖石鄉,要先經過竹東鎮,一路往東,再沿著內灣線,走縣道120號穿過橫山鄉,再經過觀光景點的內灣車站之後,轉入鄉道竹60線。自此山路蜿蜒上昇,進入了泰雅族的地界。

    據說尖石鄉後山可以說是全臺灣醫療資源最偏遠的地方,往山下大醫院的車程可能至少要3至4個鐘頭,若遇到天災地震的話,唯一的交通要道有可能會中斷受阻。然而這樣的交通不便,反而能夠讓後山的鎮西堡與司馬庫斯適度隔離都市的喧擾而獨具一格,享有最好的山野林地、山谷河灣。對於我們習慣了都市生活的人,宛如穿越了千山萬水來到了鎮西堡,簡直就是個風光明媚的世外桃源。

    圖說:本次活動直接請部落準備豐富在地菜色大家共同享用。(攝影/馬千里)

    然而這樣子的世外桃源,仍然不得不隨著山區土地的開發、觀光的發展,逐漸面臨了許多挑戰。這些困境包括了,部落年輕一輩逐漸外流找工作、企業企圖進入部落進行開發,導致部落的生態與環境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據部落民眾跟我們的分享,實際上已發生的問題還有傳統領域與土地私有化的衝突、民宿難以合法化、山坡保育地與農耕等問題。當然,還有最近比較受到矚目的原住民保留地、持有槍枝等議題。

    對於鎮西堡的部落居民來說,如何捍衛祖先所傳承的傳統領域,以及維護以血緣、家族為基礎的社會規範GAGA,是他們所最重視的。兩天一夜的活動雖不足以了解GAGA的全貌,但也能理解GAGA是他們既有風俗習慣的共同戒律,在鎮西堡部落居民身上,其規範的效力甚至比國家所制定的法律還有效。以我本身對日本的觀察作為例子,日本人作風比較拘謹,充分展現在日常生活中,連在電車上也不能大聲談笑或飲食,而多數上班族不論天氣多麼炎熱,也會穿著整套黑白色系的套裝及襯衫。這看在台灣人眼裡,恐怕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如同日本有著這樣子的群體規範,泰雅族的GAGA說不定比國家法律還有形塑居民群體生活的效果。只是國家法律本身若是用在泰雅族居民身上,難免會有與他們GAGA產生齟齬、矛盾之處。最常見的就是狩獵傳統與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育法的爭議,這些爭議都很值得我們關注與探討。

    經過了兩天一夜與鎮西堡居民的經驗分享與討論,我們深刻的體會到部落生活與都市之不同,法律與GAGA的衝突,傳統領域及土地私有化的矛盾。就像環保優先、或開發取向的議題,是否真的只能對立?或者可以並存?我想,或許這些與原住民有關的法制問題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但隨著鎮西堡部落居民、法律扶助基金會、以及更多的律師、關心原住民權益的朋友一同加入、關注、探討,假以時日應該能找出一個最好的平衡點。

     

    劉欣怡律師

    兩天一夜的參訪行程,讓我對原住民的生活有很大改觀,在還沒有來到鎮西堡前,對於原住民的印象,就是生活在山上以狩獵、務農、種植蔬果維生一群樂天知命的民族,但是實際進入到部落才發現,原來原住民的生活裡隱藏許許多多危機,因為國家政府介入打破原本原住民族部落中規範,使得原住民無所適所,依循數百年祖先留傳下來的規範卻一一與現行法律抵觸,導致誤觸法律。

    圖說:Tkyu(得歌優文化園區),傳統木造的烤火房,更體現泰雅族老人家的智慧。(攝影/張樺哲)

    部落因為位於山區,法律資源落後導致原住民面臨問題時無從立即尋求法律上協助,往往第一時間錯過權利救濟。這次課程請部落裡的人現身說法自身所遭遇法律問題,印象最深一位女性族人,與先生辛苦打拼、耕作40餘年土地,因為法律知識不足,先生死亡後未向借名登記的小叔要求土地過戶,再因購買小叔土地後僅相信口頭承諾,未立書面契約,之後因小叔片面毀諾,將土地出售其他人,導致大半生心血付之一炬。這個案例,因為該族人一再錯過主張自身權利導致土地已遭財團間接購入,面臨求助無門之狀況,看到族人失落、難過眼淚,讓人非常不捨,心裡在想如果部落中法律諮詢如同城市一樣隨手可得,也許現在狀況完全不同。

    非常感謝基金會提供這次參訪機會,不僅可以讓我們這群律師暫時遠離城市喧囂及繁重工作,來到山裡感受大自然美景及吸收森林芬多精,同時可以了解原住民目前生活上困境,相信經過這次參訪對於日後辦理原住民相關案件能有所幫助,也期待藉由這次參訪部落中族人了解,他們並非被社會遺忘一群人,當他們有法律上需要還有法律扶助基金會這個管道可以為他們捍衛權利、伸張正義。


    圖說:前進新竹鎮西堡部落。(攝影/張樺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