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家屬看精神障礙者的無障礙環境/劉麗茹
  • 家屬看精神障礙者的無障礙環境

    文 / 劉麗茹(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前總幹事


    每種類型的身心障礙者都有其特殊之處,精神障礙者單從外表比較無法辨識,且若無合併其他障礙,絕大部分是可自由行走跑跳,不需要有形的無障礙設施輔助。但由於欠缺國民教育和社會教育,以至於精神疾病予人「不可測、隨時會有暴力」等偏見,在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天下的邏輯下,當極少數出現傷人殺人等不幸事件,被媒體驚悚的報導無限放大了「精神病患很可怕」的意象,精障族群迫切需要的是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疾病的正確的認知與接納。

    偏見需要被翻轉

    筆者由於親人罹患精神病之故,機緣巧合地進入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服務,因此比一般家屬有更多機會接觸到相關法規。這領域比較廣為人知的精神衛生法第一條明白揭示「……保障病人權益……」;同樣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一條揭示「……為維護身心障礙者之權益,保障其平等參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之機會,促進其自立及發展,……」。但從實務面看起來很諷刺,感覺愈需要保障保護的,愈是根深柢固的難以撼動、翻轉。

    就業歧視何時了

    眾所周知高血壓或糖尿病患者,透過規律的醫療控制血壓和血糖,就筆者的工作經驗所見,精神疾病患者同樣可以透過醫療與復健訓練控制病情,當病情穩定之後,他們全都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在職場上擁有一席之地。

    憲法保障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就業服務法》第5條亦明載為保障國民就業機會平等……(中略)……不得以身心障礙為由,予以歧視1。這麼文明進步的法律,只要碰到精神疾病患者,就是令人遺憾的自動失效了。首先是公部門思維與法律一樣僵固,以《公務人員任用法》為例,其於民國38年1月公布施行2即明定精神病者不予任用。直到民國98年殘障聯盟(現稱身心障礙聯盟)發現此歧視性條文,展開與考試院、勞動部等單位溝通3;99年4月,心智障礙者家長團體領導者、時任第八屆立法委員的陳節如女士幾經與民間相關團體磋商,其後於立法院召開「國家帶頭歧視精神病」公聽會4引起關注;101年3月由員陳節如等19位委員5提案擬刪除此歧視性條款,之後與考試院相關部會召開多次會議,國家帶頭歧視精神病長達六十多年之後,終於在102年1月三讀修正通過刪除(第28條第1項第9款經合格醫師證明有精神病)6

    但是,經國家考試及格發給專業人員證書者,比如《護理人員法》、《建築師法》、《社會工作師法》……等法規7,迄今仍有「罹患精神疾病或身心狀況違常,經主管機關認定不能執行業務。」、「不得發給執業執照;已領者,撤銷或廢止之。」的歧視性條款。以此觀之,當初公務人員任用法修法背後意涵,僅為公務機關迫於民意代表的壓力而修正。

    徒法不能以自行,橫亙在精神疾患眼前的就業障礙,需要主事者思維與時俱進的更新以求拆除之,去了解精神疾病是可以醫治,患者是可以康復的,他們也是人,只要有工作能力與工作意願,都應該與其他人相同享有工作權利,而不是片面的以精神疾病為由,阻斷其工作機會。


    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會員大會(劉麗茹提供)

    透過正規醫療,精神疾患可康復

    精神疾病恐怕是自有人類以來就有的,但精神疾病藥物的發明始於20世紀中期8,優質的藥物療效與各種非藥物性治療、復健訓練等,則是更晚近的事情。復原情況良好的精神病患,礙於歧視污名等議題,大多不想回顧過往發病的痛苦和尷尬,因而少有人能夠公開心路歷程;相對於抗拒就醫或不願按時回診服藥等精神病患見諸媒體,讓有精神疾病困擾的民眾和其家庭更為噤聲、更加不敢現身求助於正規醫療。

    如此的謬誤循環加上精神病的神祕難解,造成另一層難以撼動的是,精神障礙族群及其家屬內化深重的污名烙印──極度害怕曝光。當年輕輩父母發覺孩子有異狀時,通常都誤以為是青春期的叛逆;又或者被引導至神壇廟宇拜佛解煞,因而延誤就醫的黃金期。經過多重難以言語形容的折磨之後,家屬往往已心力交瘁,即便回到就醫軌道,也僅祈求患病的家人病情穩定,雖然會擔憂自己老後,他怎麼辦?但就不再多想其他。這樣的喟嘆,在濃重的歧視污名大帽子底下,也僅止於私下發牢騷,很難匯集成一股力量或運動,對政府發出要求。


    精障者自立團體(劉麗茹提供)

    以認識代替歧視9開創精障者無障礙環境

    在二十多年工作經驗裡,看到智障者家長總會發展出強大的能量,他們早在孩子襁褓或年幼時便發現問題,能夠昇華悲傷,集結家長力量,不斷的向政府提出呼籲與要求,因而開創了相關福利服務政策,如早期療育、就業、就養、信託、自立生活等務實、貼切的服務10

    精神障礙族群因歧視污名而來的退縮與默不作聲,養成了官方的消極態度,偶而出現的官方新聞,大多強調就醫的重要性,相關福利或權益政策推動上難有積極的作為,比如非藥物性治療社區服務設施的匱乏――單看去年底爆發的龍發堂事件便可窺見一二11

    依筆者淺見,唯有透過學校常態性的教學,讓每位國民從小就對於心理衛生及精神健康有正確的認知,相關教材隨著年齡有不同深度的安排;再者,針對軍公教人員及各行各業的在職進修教育中,也應該考量納入,讓心理衛生與精神健康成為全民教育,如此才有可能緩解、鬆動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的歧視與污名,創造屬於精神障礙族群的無障礙環境。

    附註:

    1.勞動部網站,https://goo.gl/PmELhs
    2.立法院法律系統,精神衛生法第11條 (不得任用為公務人員之情事)第5款有精神病者。https://goo.gl/emRLVs
    3.臺北縣康復之友協會改版會刊第96期「精神疾病的原罪?」、「國家帶頭歧視精神病」公聽會所感所想。
    4.苦勞網,國家帶頭歧視精神病,公平嗎?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51812
    5.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院總第1628號委員提案第13009號,https://goo.gl/z8NNQD
    6.立法院法律系統,https://goo.gl/ZwfuKy
    7.上述法規請詳全國法規資料庫,此段「」內舉護理人員法為例https://law.moj.gov.tw/Index.aspx
    8.賴奕菁的精神科診所筆記,精神科藥物(一):發展史與基本原理,http://lai0228.blogspot.com/2017/04/blog-post_10.html
    9.「以認識代替歧視」出自《新莊報導》第324期電子報,https://goo.gl/VMcWoi
    10.智障者家長總會官網,https://www.papmh.org.tw/
    11.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關於龍發堂:我們何嘗不愛我們的家人?籲政府儘速修法涵納多元服務」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73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