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檢警偵訊|孫一信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

    #檢警陪偵
    #孫一信

    智障者若有律師陪同偵訊,避免檢警引導問案羅織入罪,增加筆錄可信度,可以減少司法訴訟成本。

    我叫孫一信,是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副會長,也擔任立委吳玉琴辦公室主任。

    唸台大化學系時,我開始加入環保等社運,大四暑假參與智總成立籌備會,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也在此。年少時受鍾理和小說〈阿遠〉中人道主義影響;一直堅信我們是以人權立國、自由無價的法治社會。在2008年首次和法扶合作檢警陪偵前,智總奮鬥了十年,但這一路有法扶協助,終見心智障礙者司法人權逐步被保障落實。

    智障者案件有被害人也有加害人,常見涉案類型像是性侵、縱火、竊盜、詐欺等。在性侵案裡,智障者甚至被稱為「完美的受害人」;七成以上加害者是熟人,而五、六成受害人不會講。即使法院受理,因受害人受限於理解與表達力,導致犯人從輕量刑。有人認為,政府為何保障嫌犯權利,但是智障者若有律師陪同偵訊,避免檢警引導問案羅織入罪,增加筆錄可信度,可以減少司法訴訟成本。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中度智障且有自閉症的障礙者涉嫌「女老師吳曉慧命案」,因為他媽媽不相信膽小溫和的兒子犯案,聯絡律師並向吳宜財律師陳情申請協助,最後比對DNA及指紋還他清白。一般人會用「心智年齡幾歲?」來判斷智能障礙者的行為能力,但往往問題是出在他們無法理解抽象事物,像這位涉嫌的障礙者他會看報紙、記公車牌照號碼,只是為了討好員警而自白認罪。

    檢警陪偵讓智能障礙的嫌犯,身旁有站在他的立場、提供具體法律建議的專業人員輔佐。早年大家對智障者權益的敏感度極低,雖然民國86年警政署長顏世錫即發函要求基層派出所,遇智障嫌犯應通知家屬、老師或律師在場,但形同虛設。常因時間緊迫,也找不到律師,大部分被告也沒有在審判過程接受精神鑑定,錯失減刑甚至免刑的機會。

    感謝法扶落實檢警專案,法扶指派的律師不僅在訴訟上提供專業協助,還安撫智障者及其家屬情緒。現在是網路時代,幾乎人手一支手機,社會跳躍太快,而只要流行什麼,智障者也同樣需要面對。例如盜領失智者存款、不當使用信用卡等金融詐騙案件暴增、網路交友及性侵害問題。期待法律人能傾聽弱勢者的聲音,帶領社會在人權上繼續進步。

    還請記得,不同的時代,永遠有不同的〈阿遠〉需要憐憫與協助。

    採訪撰文/潘雅君
    攝影/王弼正

    本文收錄於法扶叢書007《時光刻印|法扶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