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勞工專案|郭吉仁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

    #勞工專案
    #郭吉仁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一個至少有一百位專屬律師的法扶,一個創造更好的社會的法扶。

    法扶十五歲了。

    2006年三月之後的五年,我擔任法律扶助基金會秘書長,現在回想起來,是一段美好的旅程,其中2009年2月開辦的勞工訴訟扶助專案,則是我這段法扶之旅的一個驚嘆號!
    勞工訴訟扶助專案開辦至今已有近三萬名勞工向法扶申請扶助,其中八成判決結果對勞工有利,為受扶助人爭取回18億元,據勞動部針對本專案做的調查,九成以上對法扶的服務表示滿意,成果亮眼。

    但其實這是一個當年在董事會差一點過不了關的專案。

    勞資糾紛與日俱增,但勞方多半收支緊迫,無力聘請律師與資方進行訴訟,最後結果多是放棄爭取,資方給幾個紅包就搞定,勞動部因此主動提撥經費,委請法扶提供勞工法律服務,這就是法扶第一個受政府機關委託執行的專案。

    沒想到董事會裡的幾位律師代表強力反對,理由是如此一來,律師的勞工客戶就會流向法扶,我記得當時的討論砲火四射,眼看就要失守,還好最後找到了破口,印象中是有人提出,勞方生意固然流失,但需要聘請律師的資方也會增多,有失也有得,專案就這樣驚險過關。

    專案成績斐然,不過我想提醒,對法扶的外部律師來說,某些工殤案複雜無比,需要反覆蒐證,案子如若延宕,獲得的報酬也只有固定的兩三萬,頂多追加一萬,律師可以為追求正義犧牲,但畢竟有個限度,神一般的律師之外,最後可能草率結案,輕易和解,無法為受害者爭取到最佳利益。

    所以遇到必須長期抗戰的工殤案,制度上有沒有可能調整律師費用,付出合理的酬金?

    我現在擔任台灣貧困者協會執行長,免費提供街友、赤貧者法律上的援助,這是一群無法為自己發聲的邊緣人,弱勢中的弱勢,他們一開始也都是勞動者,因為失業、疾病或意外變故,掉出社會的安全網,若無人主動伸出援手,只怕再也無法從黑洞爬出來。

    我希望未來的法扶可以介入這一塊,成立另一專案,並對外招聘社工,等於單一窗口,聯合門診,讓需要協助的邊緣人不必流浪在法扶與社工之間。

    當然法扶也必須增加專屬律師。法扶需要多少律師呢?我認為上百位都還不夠,我最大的夢想,就是一個至少有一百位專屬律師的法扶,一個創造更好的社會的法扶。

    採訪撰文/蘇惠昭
    攝影/王弼正

    本文收錄於法扶叢書007《時光刻印|法扶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