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RCA汙染|林宜平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

    #RCA汙染
    #林宜平

    RCA讓我知道學術研究也可以是一種社會運動。

    我是林宜平,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的老師,長期參與擔任RCA案顧問團的顧問。

    1998年我考上台大公衛學院博士班,同一年夏天我跟著王榮德老師研究團隊第一次踏進RCA的廠址。也是那年Jonathan Harr寫了一本美國律師幫忙打環境訴訟的案件,後來還拍成了電影法網邊緣(A Civil Action),因為我自己還蠻喜歡寫東西的,就想說跟著RCA這個案子作一些紀錄,沒想到這一跟就超過20年。

    1998-2000年我忙著研究及論文,也一面看著台大公衛團隊做相關的調查研究, 2004年自救會去按鈴申告那天我也去了,到2008年更一審的時候,我已經到陽明了,那時候世新的陳信行、陳政亮老師知道我有跟案,問我要不要到顧問團幫忙,所以我就加入了。從1998進入廠址到加入顧問團間隔了10年,然後從2008到2018最高法院宣判又10年,感覺這種訴訟是以10年計算的。

    因為經歷背景,所以我會幫忙顧問團找專家證人,台大公衛學院環境衛生、工業衛生與職業醫學在同一棟七樓,七樓每一位老師都被我找過,連我自己的先生也成為最後一位出庭作證的專家證人。

    十年間我從來沒有被這些專家拒絕過,雖然我覺得很對不起這些無償幫忙的專家,他們為了出庭得花很多時間準備,要在法庭裡面回答一些有的沒有的問題,這些都是我們做學術研究的人很難想像的,原來上法庭會被問一些在學界不可能被人家問的很不友善問題。

    而除了老師們的投入之外,20年當中也有很多學生的參與,從法院旁聽累積參與,到拿到判決書開工作坊來聽律師解讀內容,大家一起惡補法律。這些學生也大力支援了過程當中科學文獻的中文翻譯和當小天使給予律師協助。20年下來,台大職業醫學科多了好幾個富有熱情的職業醫學醫師,從我自己是老師的角度來看,這也是整個過程中很大的收穫。

    RCA讓我知道學術研究也可以是一種社會運動。為什麼這些學者們從來都沒有人拒絕,因為這些人做研究本來就希望可以發掘真實以及對社會做出貢獻,我們顧問團會議已經開超過一百次了,某次會議中工傷協會的小卍說他在RCA這個案子裡發現,原來科學是可以幫忙弱勢的,我覺得如果這二十年有甚麼能真正讓我覺得感動的,就是法律訴訟很漫長,而真的把社會運動跟科學結合在一起這條路也很漫長,但我們努力把路走出來了。

    採訪撰文/華進丁
    攝影/王弼正

    本文收錄於法扶叢書007《時光刻印|法扶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