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法扶報報
法扶報報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中石化|楊茵鈁
  • 時光刻印|法扶十五

    #中石化
    #楊茵鈁

    人家律師在幫忙,如果後面的椅子空空的沒人像話嗎?

    我是楊茵鈁,中石化汙染案自救會的成員。

    我十三歲國校(小)畢業就去當學徒學剪查埔頭(男生頭髮),一年半出師後,我靠著這門手藝邊做邊遊玩台灣,市內我有住過,草地(鄉下或偏僻之意)我有住過,做一做我就換地方,十八歲讓我頭ㄟ(老公)雇用,那時候他開剃頭店,十九歲我們就結婚了。

    阮頭ㄟ很緣投古椎,我們在一起二十年,一共生了七個小孩,可惜他三十九歲就出車禍往生了。曾經有人找他去會社(中石化)作「五氯酚鈉」的包裝,我也跟去作,作的時候要戴塑膠眼鏡,戴口罩,我還會加上一條布巾包起來,整個味道很臭。

    我會得病,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吃了有毒的魚。我先生走的時候,最小的孩子才6、7歲,為了維持家計我開始去撈魚。除了竹排仔港,會社那邊有一個很大的水池,有時候會有死魚,但我們那時候都不知道是因為水裡面有五氯酚鈉跟汞,所以魚才會死掉,大家都去撿魚,我把大隻的拿去賣,小隻的自己吃,所以才那麼(嚴)重。

    我們那邊一些老人都生病,身上有大小的瘤,後來驗下去才知道有戴奧辛、汞,那時候單子(報告)出來的時候,人家說我們這邊有一個最(嚴)重的,我還不知道,後來才知道我有夠(嚴)重,951(註:體內戴奧辛濃度951皮克,世界醫學史上最高的紀錄),我兒子安慰我說:「媽,這應該是弄錯了,應該是95.1,不是951」。

    我們自救會除了媽祖宮的,另外還有四草、顯宮,大家都認識。我只要有空就會去參加,畢竟有組織(自救會),人家叫我們就要加減出去,人家律師在幫忙,如果後面的椅子空空的沒人像話嗎?我們還有去台北最高法院,台北的法院好嚴肅,去那邊有一些東西都要交出來,要到回去的時候才去領。

    去法院都是律師,我們這邊也好幾個。我覺得律師很辛苦,人也都很好,看到我都會叫楊阿姨,我沒有當證人,都是在下面聽,其實我在法院的時候聽不懂,結束後會長和律師會再把進度跟重點跟我們講。

    拿到賠償,大家都很高興,覺得有價值。我把錢拿去整理房子,老房子漏水一堆。現在我的身體還是不好,得吃很多藥,吃藥像吃飯,吃到不知道自己吃甚麼,很煩,很艱苦。從古早時的困難走過來,萬幸的是,小孩們沒有受到甚麼影響,因為那時候我們拿回家自己吃的魚是小尾,小孩哪裡會喜歡吃小尾的,所以反而比較沒有事。

    採訪撰文/華進丁
    攝影/王弼正

    本文收錄於法扶叢書007《時光刻印|法扶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