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影音出版第46期會訊內容【以真誠和專業深入弱勢底層 為當事人爭取更多可能】優良扶助律師-陳勁宇律師
【以真誠和專業深入弱勢底層 為當事人爭取更多可能】優良扶助律師-陳勁宇律師
  • 【以真誠和專業深入弱勢底層 為當事人爭取更多可能】優良扶助律師-陳勁宇律師
  • 文/洪玉盈 口述/陳勁宇律師、阿美(化名)、法扶高雄分會潘世懷

    陳勁宇律師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訪談之前,他以台語開場,預告談話過程中,可能會有訪客必須中斷,對此先表示抱歉。他的語氣謙沖而真誠,如同他在訪談中所不斷提及的「用心溝通,同理相待」的一本初衷。

    人生轉彎處 律師之途的機緣與啟蒙

    財經法律系畢業之後,服完兩年兵役,一面準備研究所論文,一面準備律師考試,如期通過高考取得律師資格。陳勁宇的七年律師執業生涯,看似一路順遂,其實,會踏入律師之途,全是因為一個戲劇化的小插曲。

    從小,陳勁宇的志向就是和父母親一樣,成為優秀的教職人員,大學聯考的志願表,選填的也都是師範體系的學校,他萬萬沒想到,父親從律師朋友那裡聽說,律師的出路比教師更廣,可以開業也可以任教,父子倆就在繳交志願卡的當天,重新買了一張志願卡,從教師到律師,心念一轉,人生從此不同。
    北上就學的陳勁宇,本科是財經法律,對他來說是一個全然未知的領域,懵懵懂懂的直到大二才讀出興趣。他笑著說,他的刑法大一就被當了,反而讓他在刑法領域更加投入,也開始對律師這個身分角色產生憧憬。

    落葉歸根 穩扎穩打 傾聽底層心聲

    雖然陳勁宇學的是財經法律,回到高雄執業之後,所接觸的案件則以民事、刑事、家事案件較多。執業以來,他也固定會到地方民意代表的服務處和民眾對談。在成為律師之前,他和許多人一樣,覺得律師是一板一眼,不假辭色的,披上律師袍之後,才發現自己多數的時間,都在跟當事人對談,試著扮演當事人的朋友或家人,和他們感同身受,一起想辦法。

    現階段的他,除了在銘里律師事務所服務之外,也是勵馨基金會高雄服務中心的法律諮詢律師。他和勵馨的緣分是從承接一個法扶會所轉介的家事個案開始的,當時身為被告的扶助律師的他,並不特別偏袒哪一方,最後得以圓滿的為夫妻雙方作了最好的決定。開庭結束後,他便受邀加入勵馨的行列,開始接觸較多婦女和兒少的個案。

    為當事人爭取更多可能 在逆境中共同成長

    陳勁宇提到曾經處理過一個法扶會轉介來的集體訴訟案。當事人是一群外籍看護工,被仲介集團苛扣手續費,甚至受騙簽了本票,每個月一萬八的薪資,最後只剩五六千。因為訪談的需要,陳勁宇曾親自到她們的住所看過。他驚訝:「當時,我看得很不忍心。這些看護工都才十七八歲就來到台灣,服務的對象,都是些臥病在床的老人,她們的眼神充滿無助,卻不敢有求償的念頭。」所幸藉由法扶的轉介,讓陳勁宇得以為這群外籍看護爭取到賠償,她們也都回過頭來表達感謝。

    異地生活本來就比較弱勢,外籍人士對他國法律感到陌生害怕,吃虧了往往只好認命,有了法扶會這個平台,提供社會邊緣人士求助的管道,讓正義得以伸張,這也是法扶最為珍貴的普世價值。看著這群迫於無奈為了討生活而離鄉背井的看護工,生活因此獲得保障,日子過得有希望,對陳勁宇來說,這些遠比當事人物質上的感謝更具有實質意義。

    然而,並不是每個案件都能盡如人意,有個「打架事件」,就讓陳勁宇久久無以釋懷。這是從法扶會轉介來的個案,當時,當事人在夜店被打成重傷喪失行為能力,他的妹妹向法扶提出扶助申請,陳勁宇協助當事人的妹妹成為告訴代理人,在一審時,因為當事人腦部受損成了植物人,所以被告遭判有罪,並應賠償一千多萬。但在二審時,經醫事審議委員會的檢驗報告認為當事人的傷勢跟被告的行為沒有因果關係,改判無罪。陳勁宇無奈說:「當事人對我很信任,雖然事後也向我表達感謝,我在醫療層面的法律知識,還是有需要加強的地方,這個逆轉的結果,讓我覺得十分愧疚。」

    閱讀判決書充實自我 組隊運動抒壓

    為了不讓律師專業因為知識的匱乏而有所侷限,他認為每位律師都應該持續的在醫療、建築等跨領域的涉略。除了閱讀相關書籍,定期上網查詢相關領域的判決書,以了解法院審理及訴訟攻防上的重點,是最快速充實案件經驗的捷徑。忙碌的律師工作占去陳勁宇大半的時間,假日空閒時,他會帶著另一半及年幼的兒女開車旅遊,而他也和律師公會的同好組成了慢速壘球隊,藉著運動抒解工作壓力,同時互相交流律師生涯上的甘苦。

    當事人阿美:「我給陳律師一百分!」

    阿美(化名)是陳勁宇承接的法扶個案,她回憶起陳律師的辦案過程,由於她的個案比較特殊,她對法律也很陌生,陳勁宇的親切讓她很有安全感。她說:「陳律師很專業,很細心也有耐心,他願意花時間聽我說,了解我的需求。出庭的時候我會害怕,他會安撫我要我別緊張。他一路陪我走完法院,真的很盡心。走完法院之後,我現在有任何法律上的問題,也都會請教他。真的很謝謝他,我給他一百分。」

    跳脫僵化的法條思維,為當事人設想更多出路

    法扶高雄分會的同仁潘世懷轉述陳勁宇所承接的一個「扶養費案件」。當事人阿南(化名)與妻子結婚之前,妻子已育有兩個女兒,母女三人在婚後一起遷入阿南的戶籍名下,阿南年事已高,兩個女兒卻因為阿南非親生父親而不願盡扶養義務,社會局也以阿南仍有兩個女兒可扶養而駁回阿南的社會福利申請。

    當時阿南恰好在民代服務處法律諮詢時認識陳勁宇,因阿南經濟困頓無法自費委任律師,陳勁宇向阿南說明了法律扶助制度並建議他向法扶提出申請,於是陳勁宇成了阿南的指定律師,向法院對阿南兩個女兒提出支付扶養費之訴訟。如願獲得勝訴之後,陳勁宇並協助阿南聲請強制執行,然而阿南考量兩個女兒經濟狀況亦屬困頓,而撤回對兩個女兒的強制執行。陳勁宇也理解阿南的難處,討論後,陳勁宇建議阿南向社會局提出「親子關係不存在」訴訟,釐清他和兩個女兒之間沒有血緣關係,以符合社會局低收入戶補助申請,雖然因故由其他扶助律師辦理這個案件,但阿南認為其順利通過低收入戶補助,是因為陳律師願意為他設想各種辦法,不僅是在扶養費案件上提供實質幫助,扶助過程中也給他帶來極大安全感。高雄分會潘世懷也表示,陳律師對大小個案都很盡心,不會拘泥於一般做法,會站在當事人的立場設想各種可能,試著從中找到出路。陳勁宇加入法扶至今五年,承接了近五十件的個案,但他始終覺得在許多資深前輩面前,自己是個資歷尚淺的新人,他肯花更多的時間去深入每一個個案,來彌補經驗上的不足,每一個案例都帶給他不同的啟發,這也讓他更懂得謙卑。

    願法扶化被動為主動 投入兒少婦弱救助

    加入法扶的這段時間,他也看見法扶的成長,法扶目前扶助的對象已經由原本的經濟弱勢擴展到勞工或原住民,來自勞動部或與原住民族委員會合作的專案,也會針對一些特殊族群來補助律師費用。但像是婦女家暴或受虐、性侵的兒少案件,多從勵馨轉介而來,民間的運作尚有制度不夠健全之處,對這類隱藏於社會角落的弱勢,希望法扶可以更主動伸出援手。

    一本初衷 同理心與互信

    律師工作需要長時間抗戰,更不能因為老練而變得懶散。年資的增長對辦案策略的經驗判斷一定有所幫助,但不管資深、資淺,重視案件才能維持辦案的品質,他在自己的律師生涯中感受到,路愈走愈長愈要能重視當事人的感受。剛執業時,會特別去關注訴訟標的較大的案件,而其實訴訟標的愈是小額的反而正是弱勢的一方,更需要律師的協助。所以他經常提醒自己,要給每個案子相同的重視,並且一本初衷、用心對待。

    他也提醒自己,在接到案子時要盡可能趕快和當事人討論,定期提供訴訟進度:「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事。我常聽到一審過後當事人就不再選定原來的律師進行二審,當事人總是反映他們無法和原來的律師進行溝通和聯繫,他們的意見經常不被採納。總歸來說就是缺乏同理心。也有因為法扶的案子酬金比較低,有些律師就沒那麼重視。」

    由於多數的受扶助人在訴訟上的認知比較缺乏,所以他建議受扶助人能夠信任扶助律師,提供正確且完整的資訊,不要有所保留,對案子本身會有很大的幫助。

    優良扶助律師小檔案-陳勁宇律師

    銘里律師事務所律師

    專利代理人(自民國97年迄今)

    法律扶助基金會高雄分會扶助律師(自民國97年迄今)

    法律扶助基金會屏東分會扶助律師暨審查委員(自民國97年迄今)

    勵馨基金會高雄服務中心法律諮詢律師(自民國98年迄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