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法扶服務債務問題 ‧ 被「卡」住的卡奴
被「卡」住的卡奴
  • 被「卡」住的卡奴

    為了弟弟的醫療費用,我借了生平第一個80萬,從此,「卡」在死胡同裡...美珍(化名),一位因為卡債遲遲無法解決而不敢結婚的未婚媽媽,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微喘著氣,訴說著14年來還卡債的辛酸故事,以及最近這3個月來,因為失業無法還款之後,所受到的銀行業者的言語騷擾、上門討債等等精神暴力。勇敢的美珍,在訴說的過程中,沒有掉下一滴淚,她的理性,令人心疼,我們希望借由她的故事,導正社會大眾的「卡奴迷思」,喚起政府正視卡奴問題,畢竟,台灣應該是一個有公理、講正義的社會。

     

    我不是過度消費、也非愛慕虛榮

    在民國81年那個核卡不易的年代,美珍因為人情壓力,辦了生平第一張信用卡,美珍沈痛地呼籲:「千萬不要輕易擁有第一張信用卡」,因為,這將是你走入死胡同的開始。83年,弟弟生了重病,需要一筆龐大的醫療費用,200萬,那時候沒有全民健保,對一個小康家庭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美珍的父母用盡積蓄、賣光所有可以賣的家當,並向親友借錢週轉,懂事的美珍也向自己的朋友借了80萬,分擔父母的重擔,「我是家庭的一份子,我不能袖手旁觀」,美珍說。之後,為了償還這筆80萬的私人借款,美珍陸續向14家銀行借貸,包括15張信用卡、4張現金卡、3張信用貸款,現在,雖然她已經還清了私人借款的80萬,但是,她與這14家銀行的借貸關係卻從未終止,而且,在「最低還款金額」、「提高信用額度」、「前三年低利率、之後高額計算利率」、「銀行借貸契約遊走法律邊緣」等等陷阱之下,美珍計算一下自己的債務才驚覺,這14年來,她已經還了銀行將近600萬,但是她的債務沒有減輕,反而還超過500萬!她的還款金額中,有超過一定比例的高額利息而非本金!而且,最令人絕望的是:她發現她一輩子都不可能還完這筆錢!

    美珍的工作並不穩定,但14年來,無論是在92年被醫生宣判終其一生需服用內分泌藥物的病痛打擊(這又是一筆為數不小的醫療費用)、或是自願或被迫離職造成的收入不穩定,她都能正常還款,因為,她一次次地跟銀行借貸,「很多人都質疑我為什麼要跟銀行借錢?他們都沒想到,我的家人都在還錢,因此根本不可能跟父母借錢;我也很不想再欠人情債,因此也很難再向朋友開口;而我更不敢向地下錢莊借錢,因為那是非法的」,但沒想到,「除了砍頭砍腳之外,銀行跟地下錢莊沒什麼兩樣」。94年8月,美珍發現自己懷孕了,懷孕初期的孕吐讓她非常不舒服,因此她常常請假,以致於工作斷斷續續,業績很差,薪水也減少了,一直到了94年11月,終於,她再也繳不出一毛錢來。

     

    誰不願意協商

    從94年8月開始,美珍知道自己可能無法正常還款之後,她就跟這14家銀行展開協商,她一家一家地詢問銀行內部是否有單位可以跟她談談還款事宜,但所有的銀行客服人員都跟她說「沒有這樣的窗口」,美珍很納悶的是,所有銀行都對外宣稱「你們(指卡奴)不要等到債務出問題才來談」,但是銀行卻不提供這樣的單位,那要怎麼談?可見銀行根本沒有協商的打算。94年11月,美珍還不錢來之後,銀行打電話來詢問為什麼不繳款時,美珍提出「希望銀行降息及延長還款年限」的要求,銀行人員卻說「我們為什麼要給妳這樣的優惠」,語氣中有著「妳就等著催收人員上門吧」的味道。94年12月的「80期零利率」方案,她因為「沒有固定可清償之月薪」而被退件,之後還被銀行以連哄帶騙的手法,先繳了第1期費用,後來卻被銀行通知「審核沒過件,所以不能分期」或「我們沒有這個人(指向美珍接洽的電話客服專員)」,讓美珍有受騙的感覺!凡此種種與銀行協商談判的過程,都是極其不愉快的,「銀行一直要我先繳第1期,但第2期開始要怎麼繳呢?銀行為何不告訴我整筆的債務要怎麼處理」?

     

    錢從哪裡來

    美珍終於了解,銀行只是「一直要錢」,根本不願意和她協商,她只好另謀生路。「反正苦日子也不是沒有過過」,美珍回憶起高中時候,母親為了還債,曾經有一年,除了正職工作之外,又兼了三份工作,早上送牛奶、送早報、晚上上小夜班,那時,她的便當永遠是「白飯配半罐肉醬」,「這樣吃了一年,也過來了」。美珍工作斷斷續續之後,開始接觸網拍,把家裡可以變現的東西都賣光了,也向朋友低價購買「百貨公司贈品」或「買了卻不用的物品」上網拍賣,以增加收入;她也開始從事電話訪問員的兼差工作,「完成一份問卷是20元,而且可以馬上領」,這是吸引她的原因。很多人都質疑大賣場那麼缺人,為什麼卡奴們不去大賣場工作?「講這句話的人,請他們先了解一下卡奴的狀況好嗎」,「你要負擔欠款,也要生活,大賣場的低薪資,根本沒辦法維持卡奴的開銷」,美珍生氣地說。

     

    銀行的催債手法

    從94年11月未償還借款開始,美珍就遭受到銀行各種逼迫繳款的惡行惡狀,「光是電話騷擾,我就可以說出10種以上」,「銀行翻臉跟翻書一樣」美珍指控地說,「由於我的繳款一向正常,94年10月甚至有銀行來電告訴我可以調高消費額度,但是,才隔一個月,我繳不出錢來了,銀行的催款嘴臉就出來了」。譬如:疲勞轟炸的電話催繳:美珍這2個多月來,接電話接到手軟,以一家銀行一天1通電話來計算,她一天就接到超過14通的催款電話,何況有些銀行一天曾經有過6通電話的紀錄,美珍諷刺地說「銀行很聰明喔!都知道要在早上7點以後、晚上10點以前催收電話,絕對不會超過法定時間」,而且,當妳漏接了1通電話,妳就要有「1通電話變成4通」的心理準備!

    上演「電話聯繫未果」的劇碼:美珍說,銀行會故意「響一聲就掛掉」或「她接起手機『喂』了很久,對方都不講話」,然後打到她的公司跟她說「怎麼剛才妳不接手機」,剛開始她還會解釋漏接的原因,後來,她知道這是銀行一貫的催繳手法,而這樣的劇碼重複上演幾次之後,她已經變成麻痺式的例行性回覆了。或者「銀行會問妳『幾號發薪水』,當妳回答『15號』之後,在15號那天一定會接到銀行來電質問:『妳不是說15號要還錢嗎』」,可是,「我只說15號發薪水,又沒說15號要還錢」。諸如此類電話聯繫上的無形壓力,讓美珍看透了銀行的真面目。

    電話中的言語騷擾:這大概是最常見的銀行催繳手法,美珍說,「他們會一一唸出妳的消費狀況,然後挑一筆最誇張的消費對妳說『花得很爽喔』、『有錢買○○,為什麼沒錢還錢』;不然就是『妳媽媽沒教妳欠錢要還錢嗎』,這種人身攻擊的字眼,「還有更惡劣的,只是現在為了胎教,我不想說」。或者,銀行會跟她說「妳不繳,就給我10個朋友名單,妳不敢打電話,我幫妳打」,當然,美珍從來沒給過銀行任何一位朋友的電話。

    派人在住所、辦公場所附近站崗:只要有信用卡的人都知道,每個月的繳款單都是郵寄過來的,但當她繳不出錢來之後,銀行開始假借「遞送繳款單」的名義,其實是要到妳的上班處所,看看妳上班的情形,甚至讓同事知道妳和銀行有債務糾紛。美珍也很害怕銀行派人在她住所附近站崗,她每天都得擔心「今天回家會不會遇到討債的」,回家,應該是令人最放鬆的時刻,可是銀行卻連這樣的機會也要剝奪。

    央及無辜的討債手法:美珍認為銀行最惡劣的行徑是「央及無辜」,「要討債針對我來就好了,不要去找不相干的人」,這是美珍最痛恨的討債方式,她一方面為自己無法保護家人而難過,一方面為銀行無所不用其極的討債方式而憤怒。美珍舉例說,過年期間她因為在家休養,沒有接聽電話,某家銀行竟然以交叉比對的方式,找到她姐姐的夫家,讓姐夫的家人對姐姐產生不好的觀感,姐姐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對姐姐的傷害卻已造成,姐姐的生活如果因為這樣而變得不幸福,她會內疚一輩子,美珍氣不過,打電話跟銀行理論,銀行人員冷冷地回她「誰叫妳不接電話?」。另一件更令她難過的是,某家銀行派了四個彪形大漢到她的舊地址去討債,舊地址寫的是2樓,是她父母住的地方,而她的祖父母住在1樓,由於白天她父母上班去了不在家,四位彪形大漢在2樓找不到人,就跑到1樓找到她年邁的祖父母,以極其凶狠的口吻、威脅的語氣,就是要收錢,「他們可以討債討到不相干的地址」,美珍又急又氣地說,她真的不想要讓家人受到傷害了,然而,她對這種央及無辜的討債方式,束手無策、充滿了無力感。

     

    支持我的力量還有什麼

    美珍將所有的壓力往自己身上攬,她騙祖父母、父母說「我欠銀行的錢都還完了,那是詐騙集團啦」,語氣還得裝得若無其事;她跟孩子的爸爸說「我沒欠這麼多啦」,她的同事只知道她跟銀行有糾紛,但不知道實際數目;因此,她沒有人可以哭訴,也不能哭訴,她活在工作隨時會被解僱、家人隨時會受到騷擾、隨時會被銀行人員催收、隨時會收到法律信函等等的陰影之下,活在她自己編造的善意的謊言之下,這樣的無形壓力,使得她的睡眠品質很差,她很難入睡、容易驚醒、時常做夢,她必須長期服藥控制內分泌的病情,又要小心翼翼保護胎兒健康,她隨身攜帶血壓計,被婦產科醫生質疑並且警告「妳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血壓這麼高?可不可以不要工作,專心待產」?可想而知,她一定不會跟醫生說她所承受的債務壓力。

    卡奴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之際,銀行公會出面協商,通過「消費金融無擔保債務協商機制」,但是,這樣的機制對銀行根本沒有拘束力,首先是簽約等待期太長,很多卡奴被通知協商案件已通過申請,但銀行卻遲遲不和卡奴簽約,「越晚簽約對銀行越有利啊」,協商機制雖然規定8天,「但妳去問問看有誰在8天之內就簽約的!有人甚至被明白告知『請你14天之後再來簽約』」,銀行業者根本不遵守公會的規定。而且,依照規定簽約之後銀行就不能催收,但銀行還是照樣催收,「公會說一套,銀行做一套」,協商機制只是銀行配合銀行公會,並且和媒體聯手,欺騙社會大眾的伎倆罷了。

    卡奴的聲音,泛紫聯盟聽到了、法律扶助基金會聽到了。美珍悄悄地說,她原本有一個計畫,她要露出她的肚子,並且在肚子上貼上標語,寫著「讓我活下去!讓我媽還錢」,走在抗議的隊伍中。不過,現在不需要了,她透過泛紫聯盟知道了法扶,她很慶幸她再不需要孤軍奮戰,因為她知道有一群關心卡奴的人,正在努力地為卡奴們發聲,她更承諾她會和所有支持她的力量,共同面對卡奴們的債務問題,也呼籲社會大眾,給卡奴一線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