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法扶服務債務問題 ‧ 中產階級也會變成卡奴
中產階級也會變成卡奴
  • 中產階級也會變成卡奴民國87年以前,陳太太和先生在台北租屋,育有一女10歲,那時,先生有穩定的工作,自己也在百貨公司專櫃服務,生活開銷雖然大,譬如租金、公公婆婆的生活費等等,但因沒有負債,倒也稱得上幸福美滿。87年,政府提供勞工住宅低利貸款及首購優惠,充滿誘因;另一方面,房東頻頻放話漲租,讓他們生活在隨時得搬家的壓力下,於是,在比較買屋所付利息(每月1萬7千元)較租金(房東欲漲到每月1萬8千元)便宜後,陳太太和先生於是決定到桃園購屋。年輕的他們,當時並沒有存款,於是利用身上僅有的4張信用卡,刷卡付房屋頭期款50萬,再跟銀行貸款4百多萬,樂觀的背起沈重的貸款。

    開始付房貸及信用卡帳單的第1年,他們身兼數職,總能繳清每個月的每一筆帳單,但第2年起,因為他們起的互助會被倒會,為負起責任,他們用以會養會的方式,一肩扛起,而屋漏總逢連夜雨,陳太太的身體出現問題,進出手術房無數次,拿掉子宮和卵巢,還得到憂鬱症,最後更因無法勝任競爭的就業市場,面臨失業窘境。這些生命中的變數,不僅令他們減少了一份收入,還得支付突然增加的互助會費和醫藥費,令原本每個月收支僅能打平的他們,更加捉襟見肘。當他們開始每個月只繳得起最低應繳金額一段時間後,那些隨銀行帳單寄來的各種信用貸款申請書,只要勾幾個勾,銀行問都不問,就可以撥款,對他們而言,是多麼大的誘因,他們的負債,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裡,愈滾愈大。

    和所有卡奴一樣,他們遭受到近乎黑道的銀行催債手法,連3萬6千元的債務,談妥30期無息支付,也就是每個月繳1200元,然而,只因遲了2個禮拜,就收到銀行寄來的支付命令通知,要他們付清這筆債務,類此行徑,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身心的煎熬,非親身經歷無法體會。是他們咎由自取嗎?為什麼要用刷卡的方式付頭期款?難道他們都不曉得信用卡的循環利率跟地下錢莊沒什麼兩樣?陳太太說,娘家向人租地種菜,看天吃飯,收入本就不穩定,她怎麼跟家人開口?而婆家這邊,他們小夫妻還得替公公婆婆付生活費和租金,怎麼有錢幫助他們!尋求家人協助的路斷了,他們又不想讓朋友知道,更不敢碰地下錢莊,因此只能找銀行。每個月的帳單從1萬多變成10幾萬的日子,他們撐了4年多,而當他們進入債務協商機制,陳太太說,這才是惡夢的開始,因為他們再也沒辦法跟銀行借一毛錢。

    弟弟用他的名字幫她向銀行借了60萬,一位父執輩用他的房屋抵押也幫她向銀行借了200萬,然而,債務仍然像個無底洞。陳太太說,殺人犯都可以減刑出獄了、低收入戶政府也有補助,她和先生既不是殺人犯,也不是低收入戶,他們是社會的中堅份子,年年繳稅,貢獻社會,為什麼政府不幫幫他們?只為圓一個房屋的夢,有這麼十惡不赦嗎?沒錢就別買房子嘛!是的,當時的他們確實太天真,然而,他們已經為這個預支未來的決定,坐了9年的「心」牢,沒有娛樂、不知美食滋味、連花50元買1張樂透都覺得奢侈,最後還因為忙於債務,疏忽了寶貝女兒,女兒在性格轉變的青青期,非常沒有安全感,缺乏自信,後來被同學排斥、被學校刁難,女兒有心想補習,也因繳不起補習費,導致她的課業一落千丈,這些代價,還不夠嗎?他們還要嚐多少苦果,才會有人出面關心?「人人有屋住」不是一個有德政府該做的嗎?連政府都袖手旁觀,任令銀行失控,不是就在逼他們走上絕路嗎?他們有誠意也有能力還錢,然而,債務協商機制太理想化,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吃了會死的,他們不要死,他們願意面對,誰來為他們開一條活路?